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害人终害己
    唐明德来到凌剑山山脚下的山门所在,山门由凌剑阁的一名长老带着数十名弟子守护。

     来到这里之后,唐明德被凌剑阁弟子拦阻,询问前来的目的和身份。

     唐明德说他有要事禀报凌剑阁的大长老,有重大的事情要告诉张怡安。

     几名弟子便去汇报了此处守门的长老。

     长老询问唐明德发生何事?有何要紧之事需要禀告!

     于是,唐明德将管郁此刻在鱼香镇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说管郁拜了一个道人为师,如今被挑断的手筋脚筋都恢复了,不仅没有按照凌剑阁长老期望的死去,反而完好无损的活着。

     这看门的长老显得也是有些惊讶,听了唐明德的说词之后,再三确认,得到唐明德肯定的回答之后,这名长老却没有立即去将此事汇报,而是看着唐明德说:“要我去告知大长老此事也可以,不过嘛……你有银子吗!?”

     “我!!!没想到你凌剑阁也如此腐败!竟然向我收受贿赂!”唐明德心中一惊,自己所做的可是对凌剑阁大有好处的事情,虽然也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为了报复管郁,但是这管郁的生死存亡明显关乎凌剑阁内部的安定。自己将如此重要的事情告知,没想到还被这长老索取金钱。这实在是令他感到气愤不已。

     “妈的!没有银子就滚吧!管郁是不死对我来说根本毫不介意。就那小子,能有什么能耐?哪怕他拜了天王老子为师父,也没有一丁点儿用处!!”这名长老冲着唐明德一挥手,“不过!如果你小子有银子给我,我便可以将你引荐上去,至于大长老见不见你就是另外一回事情!我虽然不在乎管郁的生死,但是大长老显然十分在乎!你若是将此时告知大长老,说不定大长老会赏你许多东西哩!”

     唐明德转着眼珠子想了想,狠了狠心,将自己藏在胸口的一块金子取了出来。这块金子可是王雪美偷偷给他的。

     “可……可以找我钱吗!?”唐明德将金子取出来,怯生生的问。

     那长老哪里管什么,一把将金子夺过,随后便让唐明德跟着他进入了凌剑山。

     山路曲折,分叉极多,巍峨的山体之上四处修建楼阁建筑,许多房屋依山而建。要想从这山下走到山顶,寻常人可要耗上一天的时间。就是一些凌剑阁弟子也得费上几个时辰。

     这长老收了唐明德的金子,也算表示弥补,亲自御剑带着他飞向了凌剑阁的山顶。

     凌剑阁山顶,一处开阔平地,修建许多大大小小的宫殿建筑。四处皆有凌剑阁弟子护卫把守,巡逻队伍比以往增强许多。这都是三个月前发生入侵事件之后开始增派的人员。

     这名长老告诉守卫,说有一人带来了管郁的消息,要亲自告知大长老,请求与大长老见面。

     那守卫进去之后,没过片刻,便是出来,让唐明德进去。

     这令唐明德高兴不已,回复的速度如此快,看来这大长老对此事十分看重。说不定自己当真要得到奖赏哩。

     跟随着时体格魁伟的守卫走上这处楼阁的二楼,二楼窗扉紧闭,张挂红色灯笼,将整个房间映染成血红之色。房间当中铺着镌绣龙凤的地毯,大红漆柱上有着云纹。

     诺大的房间当中只有一个人坐在前方,两旁皆是空荡荡的桌椅。

     让唐明德进入之后,张怡安挥手示意守卫出去,随后身形一闪,化作一道青色的影子,陡然之间出现在唐明德的身前,她那苍老的面庞贴近唐明德的脸,几乎要贴在唐明德的脸上。

     唐明德吓得不住向后缩,可是张怡安就像是鬼魂一样贴着他,那张脸就紧贴着他的面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

     “啊!!!”唐明德吓得摔倒了,而张怡安依旧站着,只不过佝偻着腰,低着头死死的看着唐明德。

     “说!!”张怡安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字,但是却掷地有声,是那种不容任何人质疑和反驳的语气。

     唐明德只觉得头皮发麻,就好像自己被一座大山压着,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这可是剑豪级别的强者,这可是凌剑阁现在最强大的主宰,果然恐怖。光是这眼神和气势就让人浑身发软。

     唐明德浑身打了一个冷颤,才是发现自己竟然吓尿了,尿湿了裤子。

     于是,唐明德便战战兢兢的将管郁在鱼香镇的事情说了出来,简单的将管郁拜了旭阳真人为师,然后恢复行动能力的经过说了出来。

     但是张怡安却想要了解更多的内容,想要了解管郁确切的事情,细微到管郁的动作和神情,细微到管郁体质的变化和容貌的变化。

     唐明德也不过在当初偷入王家的时候见过管郁一两次,其他的事情也不过是听他人所说。至于管郁将王家满门杀戮的事情他也是听了别人的八卦才知道的,那个时候他还因为被管郁打伤躺在自己家里休息呢。当他赶到王家的时候,王家的尸体已经被处理掉了,就是王雪美的尸体他也没有看到。

     毫无疑问,王家的财产被官府收敛殆尽,而王家之人的尸体恐怕也早就用火烧成了灰烬。

     可怜王家如此富室,竟然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如此钱财,死后却也无福消受。

     当唐明德将自己知道的管郁事情尽数说完之后,他忽然发现张怡安那张满是褶皱的老脸之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这笑容显得慈祥和蔼,竟然像是奶奶听到自己的孙子在学堂当中取得了好成绩般的笑容。这不禁令唐明德打了一个冷颤。

     “铮!!!”忽然,张怡安袖袍一抖,青灵剑在手,一下子便将唐明德的脑袋削成了两半。

     可怜唐明德这家伙还一心想要陷害管郁,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他哪里有知道其中的内因,他哪里知道张怡安根本没有将管郁杀掉的意思,他哪里知道张怡安当初就没有将管郁的手筋脚筋完全挑断。

     张怡安为管郁能够重新恢复而感到高兴,为他如今实力的进展而感到高兴。来吧,来报仇吧!!努力修炼吧,当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便来凌剑阁找我报仇吧!只有这样才会让你得到更多的锻炼,更大的成长。

     将唐明德处理之后,张怡安想了想,派遣几名心腹前往鱼香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