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偷情真的好吗?
    由于管郁已经是一个月没有吃过东西了,所以这一晚他吃了很多,也喝了很多。他的肚皮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小绿豆更是夸张,完全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蛇皮口袋。

     夜深之后,众人散去。

     一名侍女搀扶着管郁,踉踉跄跄向着里边厢房走去。

     转过了几条曲折的美丽游廊,绕过了几条清幽小径,穿过一个小小的湖泊亭轩,来到了一处典雅的庭院房舍。

     可是,这里并不是管郁寻常睡觉所在的地方,而是王雪美居住的房间。

     “管公子,瞧你可醉成什么样了,我来扶你!”王雪美竟然打扮得花枝招展,满面堆笑的走出来,从侍女手中接过摇摇晃晃的管郁,同时瞟了一眼后边跟着的那个大腹便便的小绿豆,王雪美咬了咬嘴唇,搀扶着管郁走入自己的厢房当中。

     “嫂……嫂子……你可千万不要再做对不起张帆兄弟的事情了!”管郁带着醉意,说话慢吞吞的,盯着王雪美,露出乞求的表情。

     王雪美的心“咯噔”一下,都说酒后吐真言,此时的管郁醉的恐怕早就头晕眼花了,竟然还在为自己的结拜兄弟着想,这究竟是怎样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啊!

     王雪美当然早就知道管郁对自己的事情十分介意,但是却依然震惊于此刻管郁口中所吐的言语。因为,王雪美偷偷命人在管郁的酒水当中下了迷魂药。不说管郁本身喝了那么多的酒水已经是醉了,那迷魂药的药效也异常强烈,而他竟然没有昏睡过去,而他竟然在这种情形之下依旧在提醒自己。这是让得王雪美感到心颤的地方。

     “我知道了!对此我深深的感到愧疚和自责,所以……所以就让我来服侍你吧。我以后会待张帆好的,你放心吧!”王雪美说出这番话语,原本只是为了敷衍,但是话语说出之后她的内心当中却忽然觉得有什么软了一下。

     自己真的做错了吗?自己真的要为了那所谓的爱情而闹成这副模样吗?偷情真的好吗?出轨真的对吗!?唐明德真的爱我吗!?

     王雪美的内心开始动摇了,她从未对自己与唐明德的爱情产生过动摇。但是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之中无法与之缠绵之后,王雪美却开始产生了自己的思考,对自己人生的思考,对自己爱情的思考。而这些思考的本因都是因为管郁,因为管郁阻断了她与唐明德的接触。

     恋爱当中的人会将对方当做世间的一切,会因为对方而忽略了整个世界的美好。

     在此之前,王雪美认为唐明德就是自己的一切。因此她从来没有在意过张帆,从未想过张帆的好。她眼中只有唐明德一个人,根本看不到其他优秀之人的优点。如今与唐明德分别一个多月,王雪美发现自己的心似乎开始产生了细微的变化。

     虽然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管郁打坐便打坐了一个月,在那一个月当中王雪美完全有机会与唐明德重新幽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那样做。她一直以为是因为自己忌惮管郁的缘故,担心管郁随时会苏醒过来的缘故。她一直以为是因为管郁打坐的地方就在她的庭院所在,是因为自己与唐明德的幽会会被管郁看见。

     可是,现在王雪美忽然明白,那些阻碍自己与唐明德幽会的原因都是借口。并不是因为管郁在自己庭院当中打坐她便不敢与唐明德幽会,而是……而是因为她自己的心开始产生了转变,而是她自己寻找管郁作为自己不与唐明德接触的借口。或者说,实际上是她自己不想再继续与唐明德的苟且偷情了。

     王雪美已经开始动摇了自己的内心,开始怀疑唐明德对自己的真实感情。如果他当真爱自己,为什么不带自己远走高飞?为什么他还要我留在这里?难道他是为了觊觎我家的财产吗?

     “他也许根本不爱我……”王雪美将管郁服侍着倒在床上之后,盯着面色带着酡红的管郁,嘴中轻声呢喃。

     “嫂子……感情是能培养的。张帆兄弟他……他只是向往强大的实力,向往真正的剑道。可能他因此忽略了你,但是,我相信他一定也是爱着你的。他爱你,因为你是他的妻子啊!”管郁以为王雪美说的是张帆,当下如此劝道。

     “我……”王雪美的心软了,眼泪悄无声息的从她的眼角滑落而下。

     可是,在下一刻,当王雪美意识到自己流泪之后,她却是狠狠一咬牙,盯着逐渐闭上眼睛的管郁,露出狠戾的神色。

     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王雪美虽然心中开始动摇,对唐明德的爱已经开始有些松动,可是她却显得异常苦恼。自己美好的爱情破灭了,这种痛苦让王雪美心如刀绞。而她便将这一切的怒火都发泄在管郁的身上。

     ……

     “管郁!!!你小子给我出来!!!”

     当管郁昏昏沉沉睡去之后,突然听到一声怒喝,咆哮之声震彻整个王家庭院,将管郁从昏睡当中惊醒。

     “张帆!?”管郁觉得自己头疼极了,咬着牙邦甩动脑袋,挣扎着半坐而起时候,睁开眼眸看着房间当中的摆设顿时一惊。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自己难道不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吗?这里是哪里?这房间当中怎么会这般香?嗯?王雪美!?

     管郁忽然看到站在旁边的一名女子,女子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甚至被撕破了不少,露出她那若隐若现十分诱人的曼妙身姿。而这个女子分明便是王雪美。

     王雪美盯着一脸懵逼的管郁,忽然露出奇怪的笑容,随后她那好看的美眸当中便是有着泪水“哗啦啦”漫涌而出,将她的妆容都是弄花。

     “你……?”管郁还没有弄清情况,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完全褪去,自己竟然一丝不挂!!

     左右看了看,管郁换忙将裤衩穿上,完全不清楚此刻的状况。

     “嘭!!!”房门在管郁慌乱穿衣的时候被猛然踹开了。

     张帆怒火冲冲的走了进来,眼前的一幕不需要什么说明,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衣衫不整,还能说明什么呢?

     “相公!!!呜……我……呜……他……”王雪美哭得不能自已,不断抽噎,话也说不清。

     “张帆兄!你听我解释……”管郁慌乱无措,自己竟然被王雪美摆了一道。

     “啪!!”愤怒至极的张帆哪里听管郁的解释,大踏步上前,甩手就是给了管郁一巴掌。

     “轰!!!”管郁整个人砸在了旁边的衣柜之上,将衣柜砸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