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这就是真正的神识
    管郁之所以对这血玉珠十分感兴趣,那是因为这血玉珠与火龙珠有些相似。失去了火龙珠的他,再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寄托他对母亲龙慧的思念。

     母亲去世五年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母亲那惊世的绝美容颜。母亲的笑容像是春天时候的阳光,温煦柔和,抚慰着他的心灵。每当他依偎在母亲的怀中,便觉得可以忘却所有的烦恼和忧愁,内心被幸福和甜蜜充满,被一种圣洁的光辉笼罩。

     母亲的身躯是那样伟大,母亲的怀抱是那样的宽广,只要躺在母亲的怀中,便能够忘怀一切,仿佛回到了并未出生时候。

     管郁最后没有拒绝王雪美的这一番好意,他收下了这枚血玉珠,然后摇摇晃晃,醉醺醺的在小环的搀扶之下朝着自己所居住的厢房走去。

     然而,管郁并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王雪美看着他逐渐晃悠着远去的背影,嘴角斜扯起一抹狡黠的笑容。

     “哼!火龙珠么!?这颗与火龙珠相似的血玉珠可能会要了你的命!”王雪美冷笑着,待得侍从将房间打扫收拾整洁之后,关上房门。

     王雪美向来心思细腻,这一点反复强调也没有太多的意义。

     当日,在她结婚大喜之日,入夜之后,张帆醉醺醺走入她的房间将她的红盖头揭开之后,便不住的摆弄她佩戴胸前的那枚血玉珠。

     同时,张帆嘴中嗫嚅着:“这……这珠子倒像是火龙珠。管郁这家伙有一枚火龙珠,所以旭阳真人直接收他为徒,而我只不过是附带的而已。火龙珠……究竟是什么样神奇的宝贝呢?”

     张帆说完便醚酊大醉的倒头而睡,王雪美却将这件事情记了下来,没有想到如今会派上用场。

     却说管郁在小环的搀扶之下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向小环道谢,便将房门“嘭”的一声紧闭。

     伫立门外的小环咬着自己的牙邦,攥紧自己的拳头,转了转眼珠子之后,将自己的耳朵贴近房门,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

     小环听到管郁倒在床上的声音,但是并没有听到打呼噜的声音。管郁睡觉不打呼噜,只是微微有着呼吸之声传来,平稳舒缓。

     小环听了很长一段时间,一阵冷风刮过,让得她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之后,她才是转身离开。

     房间当中,小环离去不久,管郁突然翻身而起。他实际上根本没有喝醉,那一点酒水哪里能够将他灌醉。

     随后管郁让得小绿豆不许发出声音,轻轻推开房门,蹑手蹑脚,像是猫咪一样悄无声息的向着王雪美所居住的庭院奔掠而去。

     漆黑的夜,寒冷的风不断吹刮。稀疏的星辰照耀之下,一个漆黑的人影像是青蛙一样蹲在王雪美所居住庭院的围墙之上。

     管郁静默的注视着王雪美的厢房,没有丝毫的动静。

     但是,管郁根本不能放心,他就这样像是静坐的猫咪在那围墙之上蹲了一宿。

     而管郁根本不知道,王雪美躺在被窝当中安安稳稳的睡觉之前,露出邪异的笑:“蠢货,你以为你装醉能够骗得过我吗?来吧,来给我守夜吧,在冰冷的寒风当中守上一整夜吧!”

     ……

     接下来的日子,王家当中变得十分融洽和谐起来。

     管郁依旧每天坚持不断的进行简单的锻炼,重复重复再重复。同时也开始进行打坐冥想,从一开始的胡思乱想,到后来的什么也不想,脑海当中空空如也,便忽然觉得自己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眼前是漆黑一片,感觉自己周围也是漆黑一片,只有自己的呼吸声进入耳中,在脑海当中盘旋。

     忽然有一天,当管郁锻炼结束,已经是太阳西下的时候,他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

     通红如血的夕阳散发出苍莽的气息,晕染而开的彩霞像是雾气一般笼罩了数以万计的山峦。鸟雀归巢,野兽回穴,繁忙了一整天工作的人们开始返回各自家中,享受温暖。

     一阵阵缠绵的风扑荡而至,像是海啸,掀刮山峦之中的森林。森林顿时一阵颤栗,枯黄的树叶像是海浪一样一阵一阵飘落,满山的金黄,满山的萧瑟。

     不知道为什么,管郁的神识扩散,他仿佛看到了这些优美的景色。他虽然置身在王家府中,但是却能够看到无穷无尽的山峦,那海浪一样起伏的森林,那翩然翻舞的落叶。

     管郁的脑海当中意念一闪,仿佛有着一道精光闪烁,随后他便感应到自己身体周围似乎有着一条条红色的气流,他想要将这些气流抓住,他想要将这些气流收拢。红色的气流便形成一股一股细小的如同流水一样,在他的头顶盘踞起来,而后随着他的吐纳呼吸进入他的体内。

     管郁忽然发现自己仿佛能够感受自己体**脏的方位,仿佛能够看到自己体内有着红色的气体在流淌,那不是气体吗?那是液体,是血液,是自己血液在流淌。

     管郁看到了自己的开合着的肺叶,看到了自己颤动的心脏,看到了不断蠕动收缩的胃。他竟然能够看清自己的体内五脏六腑。

     这就是神识,是的,这就是真正的神识!能够通过灵魂精神的感应而看到原本根本看不到的东西。

     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拥有了这个能力,管郁根本不知道。也许是日复一日的锻炼,也许是每日的打坐坚持,产生了这样的异变。

     这令管郁兴奋不已,这令他高兴得想要跳起来。

     可是,当管郁猛然张开双眼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一些身上画着奇异纹路的诡异男子,穿着奇怪衣裳服装的巫师,一个手持桃木剑的道士,抓着糯米在胡乱的撒,口中还念叨着神神道道的词句,摇晃着铃铛,围着管郁转圈儿。

     在这群人的后方,则是站立着王家府中的众多下人、护卫和侍女。令管郁惊异的是,王雪美和王于归也站在其中,面上都是露出焦急的神情,看向他。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管郁突然站立起来,挠着自己的头询问道。

     “啊!!太好了!!管郁,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知道吗?你在这里坐了一个月啦!!!”小环惊喜的大叫起来,然后不顾一切的向管郁冲过去。

     “嘶嘶!!!”但是,小环却是被一条金色的巨大蟒蛇挡住了。

     这一个月中,小绿豆守护着管郁,没有任何人能够靠近他。

     王于归以为管郁中了魔,便请来这些巫师道士,要为管郁驱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