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做完进入贤者模式
    小环显然早已预料到管郁晚上会前往她的厢房,所以,在管郁敲门时候,她便打开房门将他拉了进去。

     房间当中显得十分昏暗,烛火被红色的灯笼罩着,将整个房间晕染成淡红色。房间当中的摆设十分简单,一张圆木桌子,几把凳子,地面铺着柔软的毯子,旁边两个衣柜。然后便是在梳妆台旁边的一张床,床榻之上有镌绣着好看图案的幔帐。

     令管郁没有想到的是,小环竟然仅仅套着一件薄薄的轻纱,她那丰腴而并不肥腻的身躯若隐若现。在这昏暗的灯光照耀下,是那样诱人,那样可口。恐怕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禁不住这等诱惑吧,在轻纱笼罩之下少女美妙的胴体。

     “咕噜!”管郁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觉得自己的身体火辣辣的,觉得自己下边火辣辣的,他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看着侍女小环,舔了舔自己略显干燥的嘴唇,开口说:“我……我是来找我的书……”

     “是这本书吧……”小环翻身到了床榻之上,抓起枕头边上的那本“恋爱圣岛”微微一笑,“这书上有好些姿势我都还未尝试过,不如……”

     “我……对不起,我只是想拿回我的书……”管郁心跳开始加速,呼吸开始急促。在这种旖旎的情景之下,能够做到他这样已经是十分艰难了。这可是正值年轻气盛时候的小伙子,小腹处的那股邪异火焰想要将之控制是异常艰难的。

     不谙世事的人是经不住花样繁华世界的诱惑的。

     管郁最终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他想起了当初自己与康红躯体交融时候那种美妙奇异的感觉,仿佛要升上天际,仿佛自己成为了这世间的最高主宰。那一刻,可以忘记所有的忧愁和烦恼,那一刻,可以抛开自己所受的一切苦难。

     这世间有太多的人郁郁不得志,这世间有太多的人艰难的生存,这世间有太多的人想要发泄,发泄心中的苦闷。而这,不过是最为常见的一种方式。

     淡红色的房间当中,两人的躯体纠缠在一起,像是两条蛇。

     小绿豆通了人性,并没有打扰这种神圣却又肮脏的行为,它只是游动到圆桌之上,静静观望着眼前的一幕。它无法理解的一幕。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管郁也不算是一个新手,他有一些经验,所以控制得很好。

     事毕之后,小环揽着管郁的脖子,在他的脸上轻轻的印上一个吻,笑着说:“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完事之后的管郁却是彻底冷静下来,事前的那股冲动感此刻完全消退下去,剩下的只有无尽的后悔和自责。自己怎么连这点控制力都没有?自己怎么能够做出如此龌龊肮脏的事情。

     男人就是这样,没做之前想,做完之后便进入贤者模式。

     “扑通!!”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厢房后边的围墙方向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

     这声响不大,但是却让管郁和小环心中一惊。

     做坏事的人耳朵都异常灵敏。

     两人像是猫咪一样竖起了各自的耳朵,仔细的听,但是外边已经是没有了声响。

     而后,小环突然“哎呀”一声,慌里慌张的爬起床,将衣裳胡乱套上,便匆匆忙忙走出去,只是让管郁好好待在厢房当中等着,不要出去。

     管郁想了想,先是将那本“恋爱圣岛”收了起来,随后穿上衣裳,将小绿豆带上便急忙推开房门,偷偷追向小环的身影。

     管郁看到小环在和一个人影说话,那漆黑的人影比小环高上许多,是一个身材并不太过壮硕却也颀长的男人。

     看到这里,管郁一惊,恍然之间便是明白了什么,大半夜翻墙而入的男人,傻子也能够知道这男人是干嘛的。

     小心翼翼跟着小环后面在庭院花园当中绕了一圈,来到了一处雅致休闲的庭院当中。

     庭院当中种植着许多竹子,将石子道路遮蔽。道路旁边有水池亭子,是一处清幽的所在。穿过竹林小道便是见得一处典雅的房屋位于其内。

     管郁偷偷躲在竹林的阴影当中,他朝着房屋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迎了出来。

     当管郁看到那个白裙女子的时候,心猛然一颤,浑身滤电一样抖了一下,一股怒火在心中涌动。

     那个白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结拜兄弟张帆的妻子王雪美。

     王雪美竟然背着张帆与别的男人偷情!

     在那敞开的房门所投射而出的灯光照耀之下,管郁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这个男人他并不认识,但是这张脸他却隐约记得。

     “是他!!”管郁的心再度“咯噔”抽动一下,无法相信这竟然是事实。

     这个男人管郁虽然并不认识,但是他却见过。当日张帆大婚,管郁因为触景生情,感到伤心所以独自来到花园当中,那个时候他便见到一个男人翻墙而入。那个时候的他并没有在意,以为是王于归请来的客人,哪里知道,这个男人竟然是来与王雪美幽会私通的歹人。

     他,竟然在张帆大婚之日来到这里与王雪美幽会。

     管郁简直不敢想象当时可怕的场景,不敢想象那一日张帆喝得醚酊大醉之后,一个陌生的男人竟然和王雪美待在一起缠绵。

     这是多么可怕的场景啊!

     自己兄弟的妻子竟然做出这等事情,这令管郁气得脑袋都冒出烟来。

     眼瞧着那个男子抓起了王雪美的手,眼瞧着那个男人握住了王雪美的腰,眼瞧着他们走入了房间当中关上了房门,剩下小环独自站立的时候。

     管郁终于忍不住冲了上去,他向着小环一声叫唤:“小环!你大半夜的跑来这里做什么呢?”

     管郁撞破了却不点破,他知道如果事情破裂之后将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后果。他不想让张帆受到伤害,他宁愿他并不知晓这一切。知道了这种事情将会有多么痛苦,管郁根本无法想象,可是他现在便很气愤,便很心痛,他不能让自己的兄弟感受到比自己还要大的愤怒和痛苦。

     小环显然并未料到管郁会跟上来,顿时被管郁的喊叫之声吓了一大跳,猛然扭头,面露惊慌之色的看着管郁,竖起自己的食指,做出噤声的手势:“嘘!这么晚了,你小声点儿,可不要将老爷他们吵醒了!”

     “你这么晚来这儿做什么?我好像看到有人影从这里晃过!”管郁瞧了瞧那个房间,从里面传来慌乱的声音。很显然,王雪美和那个不知名姓的男人因为管郁的到来感到慌乱无措。

     “啊!你看到了什么!?”小环惊恐的问。

     “嗯,也没看到什么,好像有人影,也不知道是不是猫。但是还是小心为妙,我还是去将义父叫醒,让人好好检查一番!”管郁走上去,看着小环说道。

     小环眉头一皱,压低声音说道:“管郁,你怎么能够因为你不确定的事情去打扰老爷呢?这三更半夜的,因为一个猫的影子就闹得大家都不要睡觉了吗?这里没什么事情,我没有看到什么人,我们回去罢!”

     “不行……我得检查一下这里,否则我不放心!我不去将义父他们打扰,我自己搜寻一番便是了吧!”管郁也是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生怕打扰了谁是的。

     “吱呀!”这时候,那小小房屋的房门一下子打开了,王雪美套着外套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