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守住兄弟的老婆
    “管郁!?如此深夜你来这里做什么!?”王雪美抬起她微尖的下巴,虚着眼眸看着管郁询问道。

     管郁便将自己恍惚间似乎看到一个人影的事情说了,让王雪美小心些。

     王雪美十分大方的让管郁进房屋当中搜寻。管郁没有进去,只是说了句抱歉打扰了,便与小环一同离开了。

     之后,管郁并没有立即返回湖泊进行修炼,而是留在了王家。他现在只需要进行基础的锻炼,按照王赤血所说进行最为简单的重复锻炼,俯卧撑,仰卧起坐之类,所以他并不用寻找一个特殊的场所。

     而管郁每天锻炼的地方竟然是选择在王雪美居住的那处清幽庭院,每天从很早便开始前往锻炼,一直锻炼至深夜方才离开。或者管郁直接不离开了,就睡在那凉亭当中,也丝毫不畏惧夜间的寒冷,蜷缩着身躯躺在那凉亭的躺椅之上。

     管郁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守住兄弟的老婆,守住张帆这貌美如花的妻子,不让她与外人私通。

     当然,管郁丝毫没有对自己的修炼进行松懈,自身躯体也是在这些天的恢复当中彻底痊愈。

     王雪美心思细腻,当然知道管郁这样做是为了什么。管郁肯定知道了她与那个书生的事情,这令王雪美恨得牙痒痒。

     一转眼便过去了五六天的时间,这些天王雪美在管郁的监视之下根本没有办法与书生私通。

     天气转凉了。庭院当中的树木都是渐渐枯黄了树叶,唯有那竹叶依旧青葱翠绿。呼呼的风儿吹刮着竹林飒飒作响。许多竹叶飘落像是雪花。

     这一天,天空从早上就阴沉沉的,浓厚的乌云一大团一大团的席卷天空,然后逐渐下起了蒙蒙的小雨。

     斜雨霏霏,随着清风摇摆。

     凉亭当中,管郁脱掉上衣,正做着标准的俯卧撑,近乎完美的肌肉随着他的起伏轻轻扭动,小绿豆便调皮的在管郁的身上不断的缠绕不断的蹿。

     “小绿豆别闹!痒死了!”管郁露出笑,向着小绿豆求饶。

     小绿豆却更是厉害的缠绕着管郁,还用那分叉的舌头在管郁的身上轻轻舔动。

     “哎呀!痒死了!你太坏了!!”管郁终于忍不住,一下子趴在了地上,然后转身,一把将小绿豆抓在手心。

     小绿豆一缩,像是光滑的泥鳅一样从管郁的手中滑落。

     管郁微微皱眉,猛然用力,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之下,掌心的皮肤实际上有着红色的灵气溢出,猛然之间抓住小绿豆。

     小绿豆只感觉自己被电了一样,虽然不会认为管郁会伤害它,但是本能反应之下,小绿豆的体型骤然扩大,瞬间变成一条金色花纹的巨蟒。

     “嘶嘶!!”小绿豆缠绕着管郁的身躯,扬起自己的脑袋,朝着管郁张开了血盆大嘴,嘴中两颗巨大的如同匕首般的獠牙绽放金芒,令人感到胆寒。

     但是,如此恐怖的模样却丝毫不能让管郁感到害怕,他反而不断的用手挠着小绿豆身上的鳞甲。

     “啊!!!!”谁知,一声惊恐的尖叫打破了此刻的欢乐氛围。

     管郁扭过头,看到一个女子摔在了亭子外边的草地上,雨水朦胧,却很快将女子的衣裳头发打湿。

     “嫂……嫂子……”管郁看到那个摔倒在雨水当中的人正是王雪美,心中顿时一惊,想要前去搀扶,但是最后没有行动。

     王雪美也不将自己摔落的雨伞拾起,而是怒气冲冲的向着管郁吼道:“既然你这么喜欢这里,便将此处让你住便是了!我王家也不小,须是容得下我,我当另外寻一处去住!”

     王雪美说完,转身便走了,向才小绿豆的变化让她感到有些惊恐。原本细小的一条小蛇竟然能够变成这般粗大的大蟒蛇,实在是恐怖至极。

     管郁站在原处,轻轻的抚摸重新变小之后位于他手心的小绿豆,面色凝重的盯着王雪美离去的背影,心中忖度。想要换一处地方继续和那个男人幽会么?岂能让你如意!

     于是,在王雪美搬走之后,管郁也随之去了另外一处庭院,每天便在王雪美厢房之外的院落当中锻炼。或是简单的俯卧撑之类的躯体锻炼,或是双腿盘坐进行冥想,尽管管郁并不知道冥想究竟是想些什么,但是他还是照做了。无论旭阳真人说的如何奇怪,他好歹也是一名强者,强者之人传授的道义还是需要学习。

     管郁并没有完全听从王赤血的说法,自己摸索自己修炼的途径确实是必要的,但是有些时候也需要听从他人的指点。管郁决定综合王赤血和旭阳真人所说的修炼方法,进行适当的调和。

     当然,管郁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对王雪美的生活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不仅仅是令王雪美无法与那男人私通,更令王雪美自身的正常生活都受到极大的影响。

     气愤不已的王雪美寻到她的父亲王于归,一见到王于归便痛哭流涕,扑入他的怀中。

     “我的女儿,你这是怎么了!?”王于归抱着自己这泪流满面的女儿,心疼不已,他虽然姬妾不少,但是偏偏就只生下这一个女孩儿,他将王雪美视作掌上明珠,宠爱她,宠溺她,对她百依百顺,除了她的婚事。

     无论什么事情王于归都能够答应王雪美,但是对于这婚姻大事,却必须由他亲自做主。王于归最终选择将张帆入赘,让张帆迎娶王雪美。不仅仅是因为张帆实力不俗,乃是凌剑阁中走出的剑士。更是因为张帆愿意将自己未来的子女延同王家的姓氏。既然是入赘,那么张帆将来的子女都将姓王。这是王于归十分看重的一点。

     王于归没有儿子,这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他自己认为是自己年轻时候为了追求金钱做过太多的坏事,甚至害死过不少的人,为了钱财他不择手段,为了经商他斤斤计较耍奸弄滑。最后,他成为了有钱人,有了诺大的家产,也有了貌美如花的妻子和姬妾。但是偏偏生不出一个男孩。

     王于归认为是自己年轻时候做了太多的亏心事,所以他如今变成了一个乐善好施的好人,变成了鱼香镇出名的慈善家,与镇子外边那同样富足无比的孙家并列为鱼香镇第一善人。

     王雪美最终没有反抗过自己的命运,没有反抗得了自己的婚事。她不想要这样的婚姻,没有爱情的婚姻,她爱着一个书生,一个鱼香镇当中的穷酸书生。

     这个书生的名字叫唐明德,年纪已经十九岁,考过了乡试,成了一名举人,但是却过不了会试。空有满心的抱负,却始终无法成功,却也不想做那下等的官吏,所以每天只是在读书读书当中度过,想要终有一日考取功名。

     唐明德与王雪美的认识是在一次踏青时候。那时候唐明德郁郁不得志,家中父母担心他读书读坏了,逼着他离开家门出去踏青,聊以散发散发自己的心绪。那时候,他便看到了王雪美,第一眼便被王雪美的美貌吸引。

     虽然在读书上面没有进展,但是唐明德在使用小手段上面却是精明。很快便通过与王雪美侍女小环的勾搭,逐渐与王雪美好上了。偷情之事早已有了两年之久。从未被人发现。

     当王于归打算将王雪美嫁给张帆的时候,王雪美如遭晴天霹雳。当即寻死上吊,要哭要活,哭闹得十分厉害。但王于归偏偏在这件事情上不肯让步。

     于是,王雪美偷偷将唐明德叫来,在房间当中商议如何私奔。

     但是,令王雪美没有想到的是,唐明德竟然安慰她,让她听从父亲的安排。告诉她,先顺应她父亲的意思,将来让父亲立下遗嘱,把所有的遗产都留给她,那样就可以将张帆赶出去。他告诉王雪美,就算结婚也不一定与张帆同床共寝,如果张帆强迫要与她发生关系,她可以以死相逼。

     就这样,王雪美接受了这场婚事。

     当自己的事情败露,被管郁知晓之后,管郁的监视令王雪美十分难受。于是王雪美来寻找王于归,哭诉着告诉王于归,说管郁对她进行骚扰,说管郁借着在她庭院外边修炼的由头,偷偷对她进行不齿的勾当,或以一些奇怪的言语挑逗。她实在是没有这个脸面继续待在这里,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自己丈夫的结拜兄弟对自己这样。

     王于归一开始还有些不太相信管郁会这样做。但是,当王雪美说,管郁既然喜欢自己以前居住的清幽所在,为何自己将那处所在让给他,他又偏偏跟着自己来到新的庭院?

     王于归听完勃然大怒,带着众多的护卫便要去寻管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