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章,有生之年多干几个男人
    “小姐,这管郁有些奇怪,自从和我做过一次之后,便对我再不理睬。无论我怎么求他,缠他,他皆是不管。哎……想来我这副容貌并不合他心意,都怪我生得太过肥胖了!”小环略感伤心的低下了自己的头,撅着自己的嘴儿。

     男人都是这样么?自己不过是他们用来发泄的工具而已。男人都是这样,拔吊无情!交合之前将你当做宝贝一样,交合之后便对你爱答不理。

     王雪美想了想,既然美人计不行,那也算了,只能用另外的计谋。

     “小环,派人去寻找张帆的下落,让他快些返回来。就说……嗯……就说管郁调戏我。哼,既然你不行,难道我还不行么?我对自己还是有点自信的!不信管郁这家伙不上钩!”王雪美嘴角露出邪异的笑容,她那好看的面容确实诱人无比。

     听闻王雪美打算亲自出马,小环咬了咬自己的牙邦,狠狠点头,然后离开了王雪美的房间。

     走在路上,王雪美心中却颇为伤感,有些担忧管郁着了王雪美的道道。虽然自己当初只是为了满足自己一时的欲望而和管郁交合,但是小环却对管郁生出了情愫。她与许多人交合过,从未有这种感觉,哪怕其他的男人对她再怎么好,她也不会心动。因为小环知道,男人对女人好,只不过是为了引诱她上床,只不过是为了操而已。

     可是,管郁不同。管郁虽然对她并没有感情,当初也是被她勾引才上了床。可是,管郁却心地善良,十分重情重义。他发现王雪美的事情之后,并未立即当场揭穿,而是为了兄弟而甘愿守护在这里,像是一条看门犬一样守着王雪美,不让唐明德进来。哪怕是遭受委屈,被王于归误解,管郁也并没有任何的怨言,他依旧在守护着王雪美,实际上是为了守护自己兄弟之间的那股情谊。

     管郁的品质令小环感动,她觉得自己生这么大来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心动了。

     小环年轻的时候被老爷破了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与王家府上的众多下人护卫勾搭在一起。那个时候她水性杨花,那个时候她放纵自己,那个时候她认为自己的躯体不过是一张臭皮囊,那个时候她只是想在有生之年多干几个男人。

     自从被老爷破瓜之后,小环从小的梦想也随之破灭。

     很小很小的时候,小环就想要嫁给一个,哪怕并不伟岸并不英俊但是心地善良的男人,一个耿直的重情重义的男人。

     可是,长大之后,当她被当做物品一样被自己的父母卖给了王家之后,她的梦想就离她越来越遥远。

     直到那一个风雨交加的夜,直到那电闪雷鸣的雨夜到来,她撕心裂肺的喊叫,那刺破身躯的疼痛,令她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从此她堕落了自己。

     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伤痛变浅又变淡。但是她最终变成了一个坏女人,甚至于帮助王雪美走向错误的道路,走向**的歧途。

     小环以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善良的男人。所有的男人都是精虫上脑的动物,只想着将女人推倒,只想着操。

     可是,当她发现管郁的不同之后,那封存起来的冰冷的心似乎有着微微的解冻。

     不过,小环虽然对管郁生出了细微的情愫,但并不意味着她会袒护他,爱他,因为这情愫如今仅有一丝丝而已,又浅又淡,随时都有可能灰飞烟灭。

     而且,小环对管郁也有一丝丝的恨意。那便是自从当日管郁与她交合之后,便对她不做理睬。这令小环本就脆弱的心本就敏感的心异常愤怒。她有些想要报复管郁。

     管郁吸引她的地方是他的重情重义,但是对于小环自己而言,却又觉得管郁是绝情的。果然他还是同世上所有的男人一样吗?果然他也是拔吊无情吗?

     小环怀着这种矛盾的情绪,将王雪美吩咐的事情交代下去,偷偷给了一名护卫许多金银,令他到外边召集人手寻找张帆的下落。

     张帆究竟去了哪里,根本没有人知道。

     在这些日子当中,王雪美痛苦得不能自已。过了几日之后,王雪美忽然再度想出一个主意。

     许久不曾梳妆的她忽然画上好看的妆容,涂上胭脂水粉,拿出自己最为漂亮好看的裙摆穿上。那点缀着雪花一样好看花朵的裙摆套在她的身上,令她像是一个冰雪公主一样,炫目而美丽。

     王雪美让小环将管郁叫到自己的庭院当中,然后亲自将管郁引进她的房间。

     房间当中陈设颇为奢华,貂皮的毯子,檀木桌椅,梨花木的衣柜,镶嵌宝石的灯台,带有金丝的幔帐,镌绣美丽图案的屏风……进入房中一股馨香扑鼻,令人眩晕却又感到舒服。

     管郁略微皱眉的看向王雪美,不知道王雪美对待自己的态度为什么前后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

     王雪美笑着让管郁坐下,甚至亲自去搀扶管郁,带着满面的柔和笑容,向管郁说道:“管兄弟,这么多天过去,我思考了很久,想了很多。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错误。我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恶劣了,实在是有悖人伦。我如今简直羞愧无极,为自己当初犯下的错误感到无地自容。可是,我已经醒悟了,所以,我想要向您道歉。我之所以摆下这么多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你可千万别往其他方面想,我也是……哎……既然你都知道我的事情了,我也就实话实说了。我只希望你不要告诉张帆,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我希望你隐瞒一辈子。”

     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一开始管郁还满肚子狐疑,如今听闻王雪美如此一说,顿时就释然了:“嫂子哪里的话,既然嫂子明白了事理,我又如何愿意破坏你悔过的心呢?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不会告诉张帆兄弟的,你大可放心好了!”

     “快些吃点东西吧。这些天天气冷了,你还在外边巡逻,实在是委屈你了。趁热吃,这样我内心当中的歉疚也会好上一些。哎……只是怪我当初年轻,不谙世事,所以被唐明德……轻易的就被骗了。你知道的,小女孩子家家的,就是容易被男人引诱上当,容易被一些花言巧语迷惑了心智……”王雪美一边劝着,一边给管郁夹菜。

     管郁颇为不好意思,但是他袖口当中的小绿豆才不会管这些呢。小绿豆闻到好吃的,一下子就从管郁的袖口当中飙射而出,体型扩大,张开血盆大口,开始在桌子上边狼吞虎咽。

     这让王雪美吓了一跳,很显然她有些怕这蛇。

     “小绿豆!能不能……呃……矜持一点!?”管郁看着山吃海喝的小绿豆,小绿豆几乎占领了整个桌子,让得一些盘子菜肴都掉落到地上名贵的貂皮毯子上了。

     不知道为什么,管郁就用了“矜持”这个词。说到这个,管郁恍然想起一个问题,他还不知道小绿豆的性别呢。嗨,哪天若是碰到养蛇专家或者捕蛇者,让他给小绿豆看一看,看一看小绿豆究竟是什么性别才好。

     席间,王雪美显得特别热情,不住劝管郁喝酒,甚至于让管郁怀疑王雪美是不是故意这样,想要将自己灌醉之后晚上与那个唐明德私会。不过,管郁又为自己这种揣度她人的心思感到脸红,自己怎么能够以小人之心去揣度别人呢?

     在管郁离开的时候,他已经是醉醺醺的摇晃起来,带着醉意与王雪美告别。

     王雪美却一定要送管郁一个红色的珠子,是一个血红的玉珠。这玉珠用一条金线穿着。

     原本王雪美送给管郁一大箱子的金银珠宝,只不过管郁万万不肯接受。心思细腻的王雪美发现管郁对箱子当中的一颗红色玉珠有兴趣,便执意要将这玉珠送给他。

     “管兄弟,若是这些金银珠宝你不收下也罢了,并不是什么值钱的。只是这颗血玉珠你一定要收下不可,否则我内心当中总觉得歉疚,总是无法释怀。”王雪美如此说道,将手中的玉珠往醉醺醺的管郁手里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