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你根本不懂我的心
    管郁躺倒在泥泞的地面之上,似乎已是晕死过去。他的身上泥泞不堪,脑袋上额头上许多青肿,尤为可怕的是他的双手,满手的血污,指甲盖都是没有了。

     为了爬上这光滑的岩石,管郁付出了异于常人的艰辛,可是,他依旧没有能够爬上去。他的指甲刮掉了,手指流血了,摔下来鼻青脸肿,他全然不顾,有什么能够阻止一个奋发图强的少年呢?

     直到他精疲力竭,直到他晕死过去,他才是停止。饶是如此,在晕死过去的时候他还流下了不甘的眼泪。眼泪混着泥土,混着鲜血,在他的眼角划出一条线,流入他的耳鬓。

     “少阁主!呜……你究竟做了什么啊?为什么会这样!?”刘嫣的眼泪一下就是流了出来。她冲上去,抱住管郁,伤心得嚎啕大哭,像是一个小女孩死了自己的宠物。

     “红姐姐!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他包扎啊!?有没有什么能够给他止血啊!?”刘嫣泪眼模糊,扭头看向站立一旁静默观看的康红。她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能够与管郁同床共寝的女人竟然在此刻如此态度,为什么这个一心想要让管郁更强的女人竟然对管郁的昏迷置之不理。

     康红嘴角带着好看的笑意,她的唇红得像是血,微微舔了舔红唇,康红说:“包扎做什么?包扎好也是要坏掉。你放心,如果他连这点伤害都无法承受,那么还有什么资格继续修炼下去?如果他就这样死了,那就让他死吧!”

     “你……你好歹毒的心肠啊!!”刘嫣用着充满怒火的眼光看向康红,这个女人她无法接受,虽然看起来好心,但是却根本不会体谅他人。管郁有什么实力?连等级剑士的实力都是没有,他怎么能够承受这样强度的训练呢?怎么能够在饥肠辘辘的情况下爬上这光滑无比的岩石呢?

     “咳咳……刘嫣……我没事,你扶我起来,我休息一下就好了!”这个时候管郁突然醒了过来,他略显艰难的半坐而起,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牙邦。

     “不……不要起来了,不要修炼了好吗?少阁主!我们回山上去好吗?我们回家好吗!?”刘嫣一边流泪一边摇头,将脑袋摇成拨浪鼓。

     “呵……让我回去继续做那个废物少阁主吗?被人耻笑,被人踩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的垃圾吗?你放开我,你根本不懂我的心!”管郁的嘴角扯出一丝苦涩的笑容,然后狠狠的将刘嫣的手臂甩开,而后,摇摇晃晃的朝着那岩石走过去。

     刘嫣被管郁的话镇住了,“你根本不懂我的心!”这句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落在刘嫣的心中,将她的心劈成两半。

     是啊!我不懂你。我那么在乎你,却根本不懂你,不懂你想要什么,不懂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我不懂你,那些下贱的女人便是懂你。李安然,蒋卉,哪怕现在这个康红便是懂你?我那么爱你,你却对我爱答不理?我不懂你,是我自己作践自己。

     刘嫣站在原地,失了魂一样久久不再动弹一下。

     后来,刘嫣面上露出极其怪异的表情,带着苦涩的笑容,满面的泪水不止的流淌成河。她一步一步,拖着沉重的身体,缓缓的向远处走去。她要离开这里,她不想继续待在这里,哪怕这里有她深爱的人,哪怕她对管郁担忧无比。她必须离开了,管郁已经恢复了正常,如今还有一个实力强悍的师姐带他修炼。自己能做什么呢?自己对他的爱,对他的关心全然不值一提,只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

     也许,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刘嫣走了,带着她破碎的心离开了这里。康红并没有挽留,管郁并没有在意。

     这世间从来不乏单方面付出的爱情,这种爱是得不到回报的,并且会收获遍布整颗心的伤痕。或许,这就是自作多情。感情的世界,最为悲哀的不过如此。

     对于刘嫣的离开,管郁没有在意,并不是他绝情冷酷,而是从一开始他便没有对刘嫣在意。刘嫣从来只是他的世界当中可有可无的存在,心情好了关心几句,心情不好便懒得搭理。

     世人无不如此,谁会去在乎一个自己毫无感觉的人?如果说管郁做得不对,那么这世间所有人都是错。

     刘嫣离去之后,康红对管郁进行了简单的指导。告诉他修炼也当循序渐进,并不能一时贪图求成。

     在管郁的手指还未恢复的时候,她让管郁前往瀑布正下方,用自己的脊背接受那从天而降的瀑布冲刷。这是耐力与体力的锻炼,管郁一开始连瀑布边缘都走不进去,那瀑布落下之后掀起巨大的狂风,将管郁吹得东倒西歪。他便顶着这带着水汽的风朝着里边不断的挺进,一点一点的移动,双脚几乎都陷入泥里。越到里边越难进入。还在瀑布外围,他便感到艰难无比,进入一分一毫都感到压力巨大。

     在瀑布冲刷和攀爬岩石的两个锻炼项目下,管郁轮流交替的进行。在中途间隙之时,他便去溪流当中捕鱼或者抓青蛙。

     万事开头难,一开始管郁连将手放在光滑的岩石上都做不到,一开始他连进入瀑布的外围几丈远都做不到。逐渐的,他能够将身体依附在岩石上了,虽然依旧是无法爬上去。逐渐的,他能够进入到瀑布外围一丈的距离了,尽管这个时候他已经被那飞流直下的水汽震得浑身发抖。

     管郁尽力了,也成长了。他渐渐的能够捕到那灵敏异常的游鱼了,他渐渐的能够抓到身子敏捷的青蛙了。

     两个星期之后,管郁已经是能够在光滑的岩石上轻轻的贴着移动了,他已经是能够进入瀑布内里了。抓鱼能够一下子抓许多,够他一整天吃的了。青蛙更是数不胜数,甚至还有许多富余。

     对于管郁的变化,就是康红也感到颇为心惊。原来管郁根本不是废物,只不过他从未努力过。

     一个人的潜能有多大,便看他想要变强的决心有多强。

     这一天,当管郁在光滑的岩石之上蹭上了几尺的距离之后,早已是累得满头大汗,精疲力竭的他滑落下来,休息片刻,然后起身向着瀑布正下方奔跑过去。

     “噗通”管郁一头扎进瀑布下方的水潭里,他竟然在三天之内学会了游泳,并且游得快如箭鱼。

     康红站立在那巨大的岩石顶部,静静的看着在水潭当中欢快潜游的管郁,她亲眼见识了管郁的成长,亲眼看到管郁从瘦削的状态逐渐有了一块块的肌肉,他有了鱼人线,有了腹肌,后来有了胸肌,有了鲨鱼线,他有了背肌,有了这一切凸显出来的肌肉,个头也长高了不少。

     一个人的成长速度竟然能够有这么快?这是康红从未预料到的。可以说,管郁不仅不是废物,还是一个天资卓绝的天才。

     金子丢在粪土当中便不会发光了。是康红发现了他,这让康红自己都激动不已。

     “啊!!!”突然,一声惨叫从那水潭当中传来。

     管郁的惨叫之声,这声音充满了恐惧,发生了什么?

     康红心中一紧,脚尖轻点那光滑无比的岩石,身轻如燕的快速向着管郁所在奔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