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黑蛟峡中的红色双眼
    黑蛟峡在凌剑山的西侧。站在凌剑山的西边悬崖上,向着下方望下去,直落千尺,下方云遮雾缭,不知深浅。

     传说,在黑蛟峡下方有着一条黑色蛟龙,守护着整个凌剑阁。又有传说,黑蛟峡乃是当年凌剑阁创建之初,将黑蛟驯服之后关押于此。还有传说,凌剑阁便是为了镇压这黑蛟而存在。

     总之,传说总是天花乱坠,不知真假,任由人们胡乱地说。

     但是,黑蛟峡其深真的是无人知晓。黑蛟峡两方皆是悬崖峭壁,一侧便是凌剑山,另外一侧便是比凌剑山略微矮上些微的镇龙峰。

     两座山峰朝着黑蛟峡的这一面,就像是被神人用巨大的开天斧头给劈砍而成,陡峭而光滑,其上潮湿无比,终年有着粘稠的液体浸溢而出,光滑如镜,哪怕是野草也无法在其上生长。

     与凌剑山的生机勃勃相比,镇龙峰便是一座死山。镇龙峰上的岩石和土壤皆是黑色,像是煤炭一样,其上更是没有任何的植物生长。没有那挺拔参天的大树,更没有那鲜艳缤纷的花草。与凌剑山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当管郁浑浑噩噩地来到凌剑阁西侧的那处陡峭崖壁之上,他眼中早已有着泪水情不自禁地流淌而下,悄无声息。尽管他对刘嫣并没有任何的恋人之情,但是却有兄妹般的情谊。刘嫣恐怕是因为自己而死,这如何不让管郁感到心痛?

     在这悬崖峭壁的边上立着一块石碑,上面注明此处危险,切勿向下观望之类的警告话语。

     传说,凡是站在这悬崖之巅,低头向着黑蛟峡下方望去,便会有一种情不自禁的冲动,想要跳下去。似乎被魔鬼牵住了脖子。

     在生活当中遭受磨难的人,生活在压迫当中苦闷的人,抑郁的人,一定不能去向高出,一定不能站在高处向着下方眺望。否则,那种对生命绝望的念头便是会突然袭上心头,这个时候寻求解脱便只在一瞬,只在抬脚一跨。所以会造成许多人的自杀。

     管郁站在了悬崖边上,他也是万分悲伤,刘嫣的死亡更是加剧了他的悲伤,一段段感情的创伤迸裂开来,刘嫣的自杀就像是在伤口之上撒了一把盐。

     管郁忽略了那刻着警示的石碑,他伫立在这悬崖边上,久久伫立,仿佛木雕石刻,一动不动,仿佛亘古长存。

     悬崖边上有大风,大风“呼呼”的吹刮,让得管郁不得不紧绷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脚紧贴地面,否则一个不留神说不定他也得掉到这悬崖下方去。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啊,金灿灿的阳光漫洒下来,投下一片灿烂的金黄。

     也不知管郁伫立了多少时间,他只觉得自己的脚有些麻木。低下头看了看,忽然注意到自己鞋子旁边的草丛当中有着一朵洁白的花。

     洁白的花,纯洁无瑕,美丽无比。这并不是真的花,而是由布料做出来的假花。

     蹲下身子,管郁将假花拾起,心弦再度狠狠一颤。他内心当中根本不愿意相信的事实再度被这朵假花确定。

     这朵假花便是刘嫣衣裙之上的花朵,管郁脑海当中又是浮现出刘嫣穿着一袭碎花洋群的模样。可爱娇俏,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公主。每当她见到自己的时候便是会无比娇羞地低下头,扭捏着摆弄着自己的手指,然后发出那让人感到腻味的声音。

     “你为什么这么傻!?”管郁的泪花大朵大朵的掉下来,掉到了那朵假花上边。他的心好像要裂开了,一个深爱着自己的女孩,自己从未对她有过好脸色的女孩,如今她的死去却让他感到无法呼吸,就像是失去了自己的亲妹妹。虽然管郁没有亲妹妹,虽然他并不知道亲妹妹死去的感觉会是什么样。

     然后,管郁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向着黑蛟峡下方看去,他想要看一看刘嫣掉落下去的地方,感受一下她当时所看到的情形。

     他将自己的脑袋探出去。

     风“呼呼”的吹刮,吹乱管郁的长发,他的锋眉皱起来,视线随着自己脑袋的移动而不断下降,悬崖的边线在向后拉,黑蛟峡深邃的下方在一点一点地出现。

     管郁看到下方有着一层浓密的云,在这大好阳光之下依旧无法穿透。

     正当管郁准备收回自己的视线时候,忽然自己的视野快速下潜,就好像自己真的在下落一样,视线朝着下方落下,那些雾霭尽皆散开了,直落到下方无比漆黑的深邃当中去。

     在那漆黑当中,忽然有着两道光芒闪烁,红色的光芒,像是两盏巨大的红色灯笼。

     眼睛!那是眼睛!多么恐怖的一双眼睛!嗜血的双眼,其内有着竖瞳,像是蛇,像是蜥蜴。

     “啊!!管郁!!!”

     这时候,一个女子尖锐的叫声响了起来,穿破云霄。

     “啊!!!尼玛!!”

     管郁吓得浑身打了一个颤,然后脚下一滑,竟然直接是掉出了悬崖边缘,朝着下方深不见底的黑蛟峡坠落下去。

     “咻!!!”

     这时候,一道金光快速向着管郁飙射而去,像是一条金色的绳索,瞬间将下坠的管郁缠绕住,而后将之快速地拉了起来。

     “嘶嘶!!”

     紧紧缠绕住管郁的并非是绳子,竟然是伸长之后的小绿豆,小绿豆的身体竟然能够拉伸到这种程度,起码有十几丈长。

     “啊!!贝壳!!”

     被小绿豆缠绕住身形停止下降之后,管郁松了一口气,然而揣在怀中的那个精美匣子却是掉落下去。这可是刘嫣留下的最为珍贵的东西,她一定是想要将她最为宝贵的东西留给自己,作为纪念,然后她再奔赴死亡。可是,现在这匣子竟然朝着黑蛟峡掉落下去。

     随后,管郁被小绿豆拉上了悬崖。

     “啊!管郁!你这是做什么啊?难道刘嫣死了,你也打算随她一起去死吗!?”

     跟随而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因为管郁的离去而感到十分不高兴的吴婉倩。吴婉倩一路打听,得知管郁去了女生宿舍,然后得知了刘嫣的死讯。随后她便也想到了管郁可能会来到这断崖所在。却没有想到自己刚一来到这里就看到管郁准备自杀!

     “谁想死啊!!差点被你吓死了!”管郁没好气地说,回过头心有余悸地看了悬崖一眼,“我只是想看一看下边,结果被你吓得摔了出去啊!还好小绿豆是一条神奇的蛇,否则我可死了!哎!小绿豆又救了我一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呢!”

     管郁说完,亲昵地抚摸着重新变为一条小蛇的小绿豆。

     “呃……”吴婉倩擦拭了额角的汗,“她的死并不怪你!我们回去罢!”

     管郁想了想,随着吴婉倩一起,却并未向着自己的庭院走去,而是前往位于半山腰的一处坟地,葬仙处。

     这坟地倒是起了一个好名儿,传说在这里埋葬过仙人。不过谁知道呢?后来凡是凌剑阁的长老或者阁主殒命,尽皆葬于此地。

     管郁这是要去祭拜他的父亲。自从管冲死后,他这还是第一次去祭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