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只能用变态来形容
    一只巴掌大小的青蛙忽然从管郁所站之处的水流当中蹦跳出来,被他一把抓住,然后,管郁做出了令在场所有人都是错愕不已的举动。他竟然抓住青蛙,张开嘴,一口将青蛙撕裂,让得青蛙的内脏和鲜血都是从他咬合的地方飙射出来,有些恶心,有些血腥。

     “咕噜!!”围观的众多弟子下意识地咽下一口唾沫。管郁像是一个疯子一样,竟然生吃青蛙!!

     青蛙的下半身还在抽搐,管郁咀嚼了两下,然后将口中的碎肉咽下,紧接着将剩下的青蛙腿塞进自己的口中。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就是靠吃这些东西生存。生吃蚯蚓,生吃青蛙,生吃鲫鱼……他几乎都是生吃,并不是为了表现他的生猛,而是因为他实在是生不起火。钻木取火可不容易啊,特别是在这湿气极重的地方。

     见到管郁不识好歹,竟然不肯就此离去,萧宽面上的笑意依旧,竟然轻轻的摸着李安然的手臂,开口说道:“小然然,我知道,你曾经和管郁有过一段感情!你想要护着他,只不过嘛,你也瞧见了,是这小子不领情,那也就怪不得我了!小的们,上,打得他跪地求饶为止!!”

     李安然咬了咬牙,没有再说什么。她已经仁至义尽了,她还能够做什么呢?

     周围的弟子听到老大的命令之后,旋即便是有着几人朝着管郁冲去,其他人则是双手环抱胸前,显然认为这种事情并不需要自己动手。

     “嘎吱!嘎吱!嘎吱!”

     面对几名朝着自己袭来的弟子,管郁没有丝毫的慌乱,嘴中大口的咀嚼着青蛙,发出不小的声响。

     这几名弟子可都是参加弟子测试通过的人,随便一个也拥有将此前的管郁打趴下的实力。只不过,现在的管郁并非此前的管郁。一个月的修炼并非在消磨时光而已。

     管郁的成长,就是康红都感到心惊。而这几名弟子,管郁已是不屑一顾。

     虽然从未与这些弟子对战过,没日没夜的修炼也让管郁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具体实力有过了解,但是,当他今天看到这些弟子们的时候,却感受到与以往不同的气息。

     管郁发现这些弟子的移动竟然变得缓慢了,他们朝着自己冲来挥舞拳头的动作似乎有着某种停滞感,就好像在水里挥拳,施展不开一样。好像这些弟子们变弱了。

     事实上,这哪里是这些弟子变弱了。只不过是管郁变强了。

     面对这些充满停滞感的袭击,管郁面含浅笑,身体向前一突,左右扭头躲过两人的攻击之后,抬起双手,左手抓住左边一人的手臂向后拉扯,握剑的右手则是翻转,用剑柄敲击右边那人的手腕。

     “噗通!!”左边的人一个趔趄摔在水流当中,“啊!!”右边的人被打得手腕发疼,几乎脱臼,惨叫一声连连后退。

     “铮铮!!!”

     瞧见管郁似乎有些厉害,紧接着跟上来的两人皆是抽出了腰间的佩剑。

     面对两人的劈砍,管郁依然神情自若,他左右偏转身躯,那两柄剑像是受到某种指引一样从他的胸前滑落,而后管郁抬脚,“嘭嘭”两下,将这两人踹飞出去。

     这电光火石之间的战斗再度令所有人都是惊诧,难以置信,实在是不敢相信。管郁竟然能够以一敌四。一个月的修炼竟然有这么厉害吗?这究竟是管郁本身天资卓绝还是指导他的人有独特秘诀呢?

     众人此时都是下意识地看向了后方坐在光滑岩石之上,手中拿着蛇蛋不断敲击岩石的康红。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像是利箭一样射向自己,康红耸了耸肩膀。意思是,别看我啊,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不过这个时候的管郁还当真有点帅呢!

     是的,就是康红也不知道管郁的进展为什么这么快。这快得离谱的实力增长速度绝对不能用天才来形容,只能用变态来形容。

     也许,是因为两个星期之前的蟒蛇事件吧。康红心里这样想,忽然感受到自己手中的蛇蛋似乎变得有些热,难道是自己的敲击起作用了?

     康红心中一喜,这两个星期以来她可是一直想着法子想将这蛇蛋弄破。无论她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奈何这蛇蛋分毫,现在竟然微微发热,看来是起作用了吗?于是,康红连忙转过身,哪里还管顾管郁,直接是拿着蛇蛋不断地敲击自己坐下的光滑岩石,并且力道越来越大。从“磕磕”的声音变成“嘭嘭”的声响。

     当弟子们回过头再度将目光投向管郁的时候,又有两名弟子被管郁打趴下了。

     “不!这不可能!!管郁这个废物竟然在一个月的时间之内变成高手了!!?”

     “感觉他变了一个人似的,是不是又服用了什么禁药啊!?”

     “为什么我觉得他有一点帅啊!”

     “他好像变厉害了,是因为父亲的死亡给他带来的发愤图强的动力吗?”

     “呸呸呸!他连他父亲的坟都没去上过一次,哪里是因为他的父亲!?恐怕是因为后边这个红衣服的师姐吧!”

     “她!?哦!我懂了……嘿嘿……难道是爱的滋养吗?!”

     “这恐怕是爱情的力量吧!”

     围观的众人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其中不乏一些实力颇高者,但是他们并没有打算动手。似乎对管郁出手是对他们自己的侮辱,对弱者出手,不仅得不到任何的好处,恐怕还要被人耻笑吧。这种垃圾角色,就让实力低下的小喽啰去对付吧。尽管这些小喽啰不断被击败,但是胜在人多啊,小喽啰还有好些人呢。等管郁将这些小喽啰都收拾了,再动手也不迟。

     于是,几乎所有的实力强者都作壁上观,仅仅是观望态度而已。看着那些小喽啰一个一个被管郁击倒在地。

     “这小子还真是善良啊!!”萧宽脸上的憨厚笑意逐渐消失了,这还是他来凌剑山上第一次没有了这种白痴般的笑容。他发现管郁仅仅是将这些人打晕或者打倒,丝毫没有伤害这些人的意思,这令他感到可笑。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道理你难道不懂吗?越是善良越好,越是善良就证明你不够强大!

     “小的们都不用动手了!我来!”

     萧宽大声说了一句,然后他肥胖的身子便是摇摇摆摆地朝着管郁冲去,似乎随时都要摔倒在这水流中的模样。

     李安然一惊,想要抓住萧宽却已经是不能够。

     萧宽看似缓慢的动作,实际上却迅捷无比。正是他的体型和动作迷惑了对手,他才能够在弟子测试当中脱颖而出。

     当管郁将目光投向萧宽的时候,瞳孔猛然放大,发现萧宽竟然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正挥动着他那肥胖的手臂,砂锅般巨大的拳头朝着自己打来。

     面对这种缓慢的动作,管郁根本没有在意,可是,当他想要躲避的时候,却是“嘭”的一声,面门生生被萧宽的拳头打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