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谁会为自己哭泣?
    所有人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管郁,所有人都不敢回一句话,先前对管郁动过手的几人甚至是吓得不住地后退。

     那条金色的恐怖的小蛇就盘卷在管郁的肩膀上,像是一个恶灵一样,让得众生畏惧。

     管郁从来没有感到如此爽快,如此豪迈。只觉得自己仿佛忽然之间站立在这个世界的顶端,仿佛自己成为了食物链最高端的存在。他仿佛拥有了睥睨天下的气势,仿佛拥有了藐视苍生的能力。

     这一切,只是因为他得到了这样一条金色的小蛇。

     管郁忽然看到了那个为他而受伤的女弟子,那个一头长发之上缠绕着一根红色丝带的甜美女孩。

     她受了伤,她的嘴唇发紫,但是她竟然露出了笑容,那种欣慰的笑容是面向自己,她正看着自己。因为自己没事所以令她感到高兴吗?天呐!这是多么悲剧的一件事情啊?

     如果用一句诗来形容此刻管郁的心情,那就是“恨不相逢未嫁时”。

     可是,当管郁转念想到康红的时候,心却狠狠地抽了一下。当他陷入绝望的时候,康红并没有救他。这些天以来,她表现出来的冷淡态度都说明她不爱自己了。

     管郁猛然回头,康红却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就好像他要将她吃了一样。

     你在怕什么?怕这条小蛇吗?这条小蛇救了我,难道会伤害你吗?它这般听话,它就像是自己的孩子。

     管郁的眼中忽然掠过一丝悲哀,一丝难以形容的失落。是的,康红已经不爱他了,只有不爱他的人才会不信任他,只有不爱他的人才会因为自己的视线而感到畏惧,而选择躲避。

     管郁只觉得自己再一次失去了爱,再一次被爱情给戏弄了。不过,这一次他选择坚强,并没有像蒋卉的离去那样痛彻心扉,并没有发疯发狂。

     管郁的眼眶当中涌动着泪水,但是他强忍着不让泪花流淌而下。

     他走向了那个受伤的女孩,他并不知道她的名字,他想要知道她为什么要不顾性命的救自己。虽然管郁足够自恋,但是也没有自恋到相信这个女孩会因为自己英俊的外貌而一眼就爱上自己的地步。他还没自负到认为自己倾国又倾城。

     当管郁走向吴婉倩的时候,那搀扶着吴婉倩的女弟子紧张的向后退,浑身都是颤抖,结结巴巴地质问:“你……你想要做什么!?”

     然而,这个女弟子的担忧却因为管郁温暖如冬日阳光的笑容瞬间融化了。管郁微笑着,眼眸都是弯成了月牙的模样,温和无比地说:“她救了我!现在应该让我来救她!”

     吴婉倩抿着自己的嘴儿,竟然露出娇羞的笑容。

     管郁站在吴婉倩身前,小心翼翼的将她从她朋友的怀中接过,他揽她入怀,在接过吴婉倩的那一霎,他有意地抬头看向了康红。

     康红将脑袋一撇,并不看他。也不知康红此刻心中是什么滋味。

     “那个……小家伙,我给你起一个名儿吧!”管郁小心地左手揽着吴婉倩的腰,右手轻轻抬起,示意肩膀上的小蛇爬向他的掌心。

     小蛇听话地爬向了他的掌心,似乎充满期待地盯着管郁,嘴中的蛇信不断地吐出。

     “就叫……”管郁脑袋转了转,想要从自己学过的一些诗句当中提炼出一个精妙的词儿来,可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取。

     这个世间有太多精妙的词,太多美丽的句子,要挑选出一个,唯一的一个给这个小东西取名儿,当真是艰难的事情。管郁竟然脑袋发蒙,一时张不开嘴,吐不出一个字,就好像突然失去了声带。

     “就叫小绿豆吧!”

     吴婉倩突然柔声说道,她的声音如此轻微,就好像蚊蝇一样,但是却无比清晰地落入了管郁和小蛇的耳中。

     “嘶嘶!!”小蛇高兴地昂起了头,兴奋地扭动了两下身体。

     “啊!!就叫你小绿豆!哈哈!就叫你小绿豆!!”管郁高兴得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不过怀抱着吴婉倩,他还是忍住了,然后将小蛇凑近吴婉倩的伤口,“小绿豆!替她疗伤吧!”

     于是,与之前小蛇让得管郁伤势痊愈时候一样,这个已经被取名叫做小绿豆的小蛇身体分泌出那种透明的粘稠的能够治愈伤痕的液体,在吴婉倩伤口之上爬动。然后便让吴婉倩的伤势痊愈。

     “谢谢你!”吴婉倩从管郁的怀中挣脱开来,不好意思地说道,她的面庞绯红,娇羞模样令人动容。

     “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管郁笑了笑,虽然吴婉倩此时的情态是那种令天下所有男人都会有所触动的模样,管郁也心有所动,可他不愿意做那样花心的男人,不会见一个便爱一个。

     当管郁准备询问吴婉倩为什么要救自己的时候,他却发现李安然向着萧宽走过去。于是他扭转头,将视线投向李安然。

     李安然走到化为干尸的萧宽身前,突然匍匐在他的身体上,嚎啕大哭,就像是死了丈夫的嫠妇。哭得惊天动地,哭得天昏地暗,哭得让在场所有人无不动容,无不感到悲凉。尽管萧宽是那样一个让人感到恶心的胖子。可是,这个胖子在此之前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他对管郁的态度恐怕是所有获得此处修炼场地所有权的霸主都会有的态度。

     人们不禁为这个胖子感到同情怜悯,同时为李安然的深情感动。

     看到李安然哭成了一个泪人儿,管郁眼眶当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不断地滚淌而下,无声地滑过他的面颊。那个女人,那个伏在别的男人尸体上痛哭流涕的女人,是自己曾经许诺要照顾一生一世的女人啊!

     当时的甜言蜜语犹在耳畔,此刻却已物是人非情已不再。

     原来,这世间所有的许诺,在情谊正浓时候的海誓山盟,到了分手时候却如同一阵清风,吹过却不留丝毫的痕迹。所有沉重的誓言到了最后也抵不过一句“好聚好散”!所有的诺言都会变得无足轻重!

     如果死在这里的人是自己,是不是有人会为自己哭泣?管郁心中想着,却惘然无措,想不出任何一个人会为自己哭泣的理由。

     李安然不会为自己哭泣,在自己将死的那一刻,她没有任何的行动。

     康红不会为自己哭泣,在自己将死的那一刻,他还在敲着蛇蛋。

     自己怀中的这个少女又凭什么为自己哭泣?自己不过和她有了一面之缘!

     如果自己死了,竟然没有人会为自己哭泣。这样的死,是多么悲哀?

     想到这些,管郁不禁握紧了拳头,指头的关节发出“咔咔”的声响,指甲几乎嵌进肉里,牙邦紧咬,让得牙根生疼。他不甘心啊!不甘心自己竟然活得这样无能,这样悲哀!

     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呢!?他想不通!只能归咎于自己的实力太弱。

     管郁不再看李安然,他不想再看她哪怕一眼,过去的事就让它烟消云散,哪怕再怎么怀念也无法挽回。活在当下,珍惜现在才是最要紧。

     “你叫什么!?你为什么救我!?”

     管郁擦拭了面上的泪痕,看着身前的甜美少女,开口问道,声音充满了温柔,充满了那种甜腻的味道。

     天呐!管郁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发出这种声音,竟然会用这种语调说话。

     这种语调,这种甜得发腻就像是吃了一大口涂满蜂蜜的奶油蛋糕。

     这种腻味的语调忽然让管郁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娇小可爱的身影,那张圆乎乎的可爱面庞,带着笑意看着他的时候也会发出这种甜得发腻的声音。

     管郁的心“咯噔”了一下。他想起了刘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