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我可以打十个!
    一道金色的光芒如同闪电飙射而至,将萧宽刺向管郁心脏的那柄剑直接是击断。

     “嘶!!”一条金色的小蛇吐着蛇信,快速地顺着萧宽手中的断剑,将他的手臂缠绕,而后扬起前半个蛇身,张开小小的嘴儿,嘴儿之上两颗尖锐的金色獠牙绽放金色的光芒,用着一种嗜血的目光盯着萧宽。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条小小的如同蚯蚓一般的金色小蛇,萧宽的心中竟然涌动出深深的畏惧,惊悸的感觉刺激着他的心脏,令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几乎停止。

     管郁张开眼睛的时候,那断裂的剑刃“铮”的一下从他的脸庞边上划过,直接是插入他脑袋旁边的泥中,吓得他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奇怪,发生了什么?我竟然没有被萧宽刺中?我竟然没有死!?

     管郁带着满脑子的困惑,瞪大眼珠子看向一动不动的萧宽。他看到萧宽那肥胖的脸上横肉剧烈地颤抖,他看到萧宽的额头汗水像是流水一般流淌而下,他看到萧宽的双眼遍布鲜红的血丝几乎从眼眶当中跳出来,而那眼球当中的神情分明是无尽的恐惧。

     萧宽仿佛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

     周围的众人也无不惊呆了,一个个疯狂的咽下唾沫,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响。

     随后,在众人惊异的目光注视之下,那条缠绕在萧宽手臂之上的金色小蛇,一下子朝着萧宽面门冲去,竟是直接从萧宽的鼻孔当中钻了进去。

     当金色的小蛇进入萧宽的体内之后,萧宽仿佛被解开了穴道,丢掉手中的断剑,双手握住自己的脖子,死死地掐住,同时喉咙当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就像是有一口老痰吐不出来。

     萧宽掐着自己的脖子倒在了地上,不断地翻滚,不断地痉挛颤抖,他那满是肥肉的脸开始变得青紫,他的面容开始变得恐怖狰狞。

     所有人都是惊呆了,惊得懵掉了,完全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帮助他,正如之前没有人动手去帮助管郁。

     然后,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注视下,萧宽就那样生生的凹陷下去,生生的消瘦下去,整个人的肥肉瞬间消失,变成了皮包骨。他发出凄惨至极的尖叫,他痛苦的尖叫声刺激得所有人不得不用手将耳朵捂住。

     就是受伤的管郁和吴婉倩都将耳朵死死按住,无法承受那尖锐的叫声。

     最后,在这尖锐的叫声当中,萧宽逐渐没有了动作,逐渐死去,他大张着嘴,像是一具剥掉了纱布的木乃伊。

     萧宽死了,突然之间,被莫名其妙出现的一条小小金蛇给杀死了。这恐怖的蛇,可怕的蛇,究竟是什么怪物,从何而来,为什么在萧宽即将把管郁杀死的关键时刻出现?难道它是为了拯救管郁?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难道这是管郁的底牌,是他的绝招?

     所有人在惊恐之余,无不将视线投向了依然躺在地上挣扎的管郁。此时的管郁不仅令他们刮目相看,并且让他们感到十分的神秘可怕。

     所有人都吓得不敢靠近萧宽,甚至是向着后方退让了几步,那金色的小蛇可不要袭击自己才是。

     “噗!!!”突然,一声清脆的声响,就像是将小石子投入湖泊当中发出的声响。

     一道金光飙射,从萧宽凹陷下去的肚皮之上钻出了那条金色的蛇。金色的小蛇像是闪电一样射向管郁。

     管郁吓了一跳,这蛇可不是要来取自己的性命了吧?吓得管郁双脚猛蹬地面,在地上蹭了一点距离。而金色的小蛇已经是出现在管郁的胸口上边。

     这条浑身遍布金色蛇鳞的小蛇,它似乎比最初的时候大了一些,已经是有成年人的手指粗细了。它爬在管郁的胸膛之上,扬起脖子,闭合着嘴巴,嘴中蛇信不断地吞吐,显得有些温和,注视着管郁,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动作。

     管郁艰难地将自己的脑袋微微抬起,盯着这近在咫尺的金蛇,不知所措,目瞪口呆。

     此时,康红飞奔而至,看到那趴在管郁身上的金蛇,又瞧了瞧已经是变成一具干尸的萧宽,一时之间也是不敢有任何的异动,只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而心中却已是掀起滔天狂澜。自己不仅没有将这蛇给杀死,反而让其破壳而出,反而恰到好处的救了管郁的性命。

     金蛇抬起头瞧了瞧康红,张了张嘴,似乎是在示威。

     很显然,这金色的刚刚从蛇蛋当中生出来的小蛇拥有灵智,拥有智慧,就算不及成人,恐怕也有十来岁小孩的智力。金蛇当然知道康红想要弄死它,它也知道自己的主人是谁。

     金蛇对管郁表现出柔顺的态度,朝着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张了张嘴,露出它那两颗小小的獠牙。此时的这条金蛇竟然显得有些可爱。

     管郁忽然明白了一切,这条金蛇是自己将之交给康红的蛇蛋,这蛇蛋竟然孵化了。原本管郁还在想蛇蛋需要什么孵化条件呢,康红说她知道,所以管郁一直将蛇蛋交给她保管着。

     如此看来,向才康红并不是想要砸碎蛇蛋,原来是帮助这条小蛇破壳而出呢。难道是自己错怪康红了!?可是她对自己见死不救啊!她难道知道金蛇诞生之后会拯救自己?她又如何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她怎么能够用自己的性命当做赌注呢?

     管郁略微思考了一番,依旧不太明白康红刚才的举动和行为。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是来不及思考那么多了,浑身的疼痛让他几乎晕厥。

     当管郁神智和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在他胸口的那条金蛇忽然轻轻地扭动了起来。

     在金蛇的蛇鳞缝隙之内,有着白色透明的粘稠液体浸溢出来。粘稠的液体一经流出,便是温润着管郁的躯体伤口,让管郁瞬间觉得凉爽惬意无比,好像有人将薄荷洒在了伤口上,凉爽得几乎要飞起来。

     而令人惊异的是,随着金蛇在管郁身躯之上的蠕动,管郁的伤痕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不出一刻钟的时间,管郁身上的伤竟然痊愈。

     “呃啊!!!我好像充满了力量!!!!来啊!!打我啊!!我可以打十个!!”

     复原的管郁翻身而起,连他脸上的淤伤都是没有了,他再度恢复了最初的英俊模样,尽管衣衫褴褛,可是他却英姿勃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