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一个美男的诞生
    瀑布外面围着一圈凌剑阁新一届弟子,他们互相用剑敲击,一片铿锵声响,只是为了引起管郁的注意,让他从瀑布下方出来。

     当外边众人瞧见管郁****上身,那肌肉如同岩石般凸出,一身白皙皮肤如同温玉。一个个皆是怔住,无不瞪大眼珠子难以置信地看着管郁。天啊!这真的是管郁吗?这真的是一个月前弱不禁风看起来瘦削不堪的管郁吗?

     瀑布的水顺着管郁的长发流淌而下,水珠在管郁的身躯之上滚动,顺着他那精美的线条,滑过他刀削般的面颊,滑过他的脖颈,滑过他的胸脯,滑过他的完美腹肌,最后顺着他的裤管流下。

     如果说刚出浴的美人是对女子身材的绝美形容,那么此刻的管郁便可以用类似的角度丝毫不亚于如此。

     一个美男的诞生,俊俏如这挺拔山岳,浑身肌肉却又带有儒雅气息,面含浅笑,似乎不屑苍生万物,目光冷峻,仿佛看穿世俗一切。

     “管郁!?他真的是管郁吗!?”

     “这……天呐!他整容了吗!?”

     “他的身材……难道就是传说当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所有的弟子们都是惊呆了,众多的女弟子更是犯起了花痴,一个个长大嘴巴,久久闭合不上。

     管郁抬眼环视周围众人,目光一凌,突然他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在他的目光当中出现了一个女子的倩影,这女子的美丽身形令他难以忘却,她那精美的容颜依旧令人心动。

     李安然!她竟然也来到了这里!她来这里做什么!?

     李安然看起来很憔悴,她的面色苍白。她低垂着头,不敢面对自己。是因为她心中怀有愧疚吗?她还在乎自己吗?

     管郁回忆起当初与李安然在一起的甜美,无论是快乐还是悲伤,在回忆的洗礼之下都变成一种淡淡的悲凉感,说不尽的惆怅,说不出的枉然。人生若只如初见,也许便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将这份感情破坏了吧。

     管郁的眼睛稍微有些红起来,眼泪水在眼眶之中打转。

     “管郁!!”

     这时候,一声粗犷的声音传来,带着粗重的鼻音,就像是猪吃东西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声音。

     管郁微微侧目,看见一个肥头大耳,面相憨厚的胖子。这胖子面上带着笑容,显得有些白痴的笑容。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管郁感到恶心,恨不得给他面上一拳。

     这个面相憨厚的胖子就是新一届凌剑阁弟子的届首,萧宽。

     几日前,原本霸占这处瀑布修炼场所的孙尧放出话来,说他已经是放弃了瀑布这块场地的占有,应当转接新一届的弟子,让新一届的弟子们去争吧。

     于是,在凌剑阁上,这几日可谓是一场大乱。新一届的弟子们互相拉锯,互相结为帮派,互相约战,战胜者将对着瀑布场所享有绝对的掌控权,直到有人能够将霸主打败。

     届首萧宽自然以其强大的实力取得了绝对的优势,他胜利了,战胜了许多弟子之后带着归附自己的众人来到了这里。

     凌剑山的自愈能力极强,一个月前由孙尧和康红战斗产生的泥石流破坏已经消失一空,而两个星期之前康红与众多蟒蛇交战时候产生的破坏也已经恢复,现场几乎变得与以前并无两样。

     当萧宽带领着一群人来到这里的时候,见到正在用石头捶打蛇蛋的康红。康红扭过头,与众人面面相觑,现场的氛围尴尬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然后康红说:“换届了么……你们的事,我不会插手!”

     所以,萧宽才是彻底放心的来到瀑布这里,而他早已得知管郁在此修炼的消息。

     当他们看到管郁在瀑布当中顶着瀑布锻炼的时候,无不显得心惊,他们连顶住这瀑布落下产生的风暴便是异常困难,更不用说走入瀑布,更不用说顶住瀑布的冲刷。

     但是,透过那瀑布偶尔露出的缝隙,却是真真切切的能够看到一个人影,而这人影不用说也就知道是管郁。

     于是,萧宽下令众人击打剑支,用着剑支撞击的声音穿过瀑布流水的轰隆声,让的管郁出来。

     而管郁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形象却与一个月前的形象完全颠覆。管郁的体型变得挺拔,他的身材变得壮实,面容变得棱角分明,他也长高了不少。十五岁的他竟然在一个月之中仿佛拥有了二十岁的成熟。

     听得萧宽叫喊自己的名字,管郁挑了挑自己的眉,斜扯着嘴角的笑意,说道:“如何!?”

     “你!立即滚出这片区域,这里已经是归老子所有!”萧宽这憨厚的面容与他说出来的霸道话语截然不同,听起来怪怪的,就好像这种话不是一个看起来像是弱智的人说出来的。

     果然人不可貌相啊!管郁心中想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依旧笑道:“如果我不滚呢?”

     “管郁!你小子以为你真的获得剑士的资格便了不得吗?不过是运气罢了,你根本不具备剑士的实力!如今让你滚已是对你客气,还不知好歹?就算你修炼了一个月又如何?难道在这一个月你便逆了天不成?!”萧宽说话的语气很重,但是从他那肥胖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出有愤怒的表情,而是依旧带着憨厚的笑,白痴一样的笑容,似乎根本不将管郁放在眼里。

     当萧宽准备挥手让手下对付管郁的时候,李安然却是忽然将他的手抓住,然后看着管郁说道:“管郁!你看清形势吧!这位师姐可说了她并不插手我们的事!”

     管郁瞧见李安然抓住萧宽手臂的动作显得那样亲昵,他的心忽然像是被人用刀捅了一下。很显然,李安然和这个胖子的关系非同一般,难道……难道李安然和曹志分手之后又与这个胖子在一起了吗?难道,就因为这个胖子实力强大所以跟他好上了吗?

     虽然管郁并不知道萧宽身为届首的事情,但是他却看出这胖子是这一群人的老大,自然实力不俗。令他不解的是李安然为何会与这胖子如此亲昵。难道是因为这个胖子的那个家伙很大?不是说胖子的家伙都很小吗?难道李安然并不是在追求那根家伙的大小?难道是在追求实力的高强?那为什么她又会在触及自己塞在裆处毛巾的时候与自己分手?而不在一开始就寻一个实力高强的人?难道他以前都不知道自己成为届首是因为暗箱操作?难道她后来才知道自己是暗箱操作的实力所以与自己分手?

     管郁的思绪瞬间混乱如麻,他看着李安然的目光逐渐从一开始的悲哀变成了愤怒。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接受李安然与这个胖子在一起的事实。

     就像所有人在诅咒自己前任的时候又希望她过得幸福美好,在诅咒她找不到男人的时候又希望她能够找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这种矛盾的情绪导致的结果是,当看到她的前任并不如自己的时候,便会感到无比的愤怒,这种夹杂着同情的愤怒比正常的愤怒还要让人心痛。

     李安然显然是想要放过管郁,显然是在帮助管郁。

     可是,管郁并不领这个情。他不能这样夹着尾巴离去。面对自己的前任,他又恨又同情。毕竟曾经爱过。

     “我说……若是我不滚又如何!!!?”管郁抬起自己的铁剑,向才他还在用铁剑劈砍着瀑布的水流,此刻他却想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