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这小子这么叼!?
    一个穿着道袍的老者,胡须和头发都是斑白,面容倒是精神,手上拿着一个拂尘,大摇大摆地就是走进了房间当中。

     后边那个老仆人紧跟着进来,慌张地解释:“老爷……这……我去张大夫那儿寻他不见,倒是遇上这个老道人在外边。这老道人说他会医,我便引他来了。谁想他一点儿礼貌也不懂得,直冲冲地便朝这儿来了。”

     “哈哈哈!不错,老夫确实会医术。不是老道吹啊,老夫如今也是真人境界了,过不了百来年,说不定就能够飞升成仙。到时候你们可是见过真正仙人的人了啊!啊哈哈哈哈!”老者捋着自己的胡须,大笑着,爽朗的笑声将整个房间当中阴郁的气氛吹刮得消散一空。

     董富还不知如何应对,康红早已站立起来,蹙眉盯着老道人,开口冷言说道:“那么便劳烦老先生看一看我师弟师妹的状况了!”

     旭阳真人微微颔首,面色凝重起来,沉稳的他看上去倒是有了一丝得道高人的模样,向才他的行为举止却丝毫看不出他有什么能耐,倒像是一个糊弄人的江湖术士。

     原本以为旭阳真人会替管郁和吴婉倩把脉,谁知他仅仅是看了一眼,将那盖在管郁身上的被褥掀开丝毫,而后便是紧皱起他的眉头,沉吟起来,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不断地揪着自己的胡须。

     看着旭阳真人的模样,众人皆是知道情形不妙。不过,却又抱有一丝希望。毕竟许多江湖术士便用这种方式骗取钱财。说不定管郁和吴婉倩的伤势并不致命,只是这老道人为了骗人而故意流露出这种模样。先是说无法救治,随后说什么倒是有一个办法,但是需要多少多少钱之类。

     果然不出众人所料,在旭阳真人摸着胡子思考半晌之后,他开口说:“这个……想要救这少年恐怕有些麻烦……”

     正当众人等着旭阳真人索要钱财然后将他赶出去的时候,旭阳真人却是看着康红说道:“无关之人皆是出去罢,我有些事情想要询问一下这位拥有流级剑士实力的小姐!”

     “流级剑士!!?”

     在房间当中的董富和董燕儿都是张大了自己的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康红,这个年纪轻轻身材火辣的女子竟然是流级剑士?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个流级剑士的女子竟然来到了自己的家里。

     要知道,这种等级的剑士可是十分罕见,极少出现在镇子上。就是那些采购的凌剑阁弟子当中,最强的人也不过二等或者三等剑士罢了。并且年纪也是颇大,谁能够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女子竟然拥有流级剑士的实力?

     那老仆人和小丫鬟更是震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

     而康红自己也颇为惊讶,这老头究竟什么来头,竟然一眼便是能够看出自己的实力?只有绝对的强者,三品剑豪以上的强者才能够通过他人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判定他人的实力。如此说来,这老头竟然达到三品剑豪之上了?

     随后,康红让得众人出去,关上房门,她便略感紧张地开口问道:“你如何知晓我的实力!?”

     “嗯!?难道老夫猜对了吗?哈哈哈哈!你当真是流级剑士?啧啧,如此年轻便达到流级剑士,资质不凡啊!”旭阳真人大声笑道,为老不尊的模样。

     门外,众人听到旭阳真人的话语之后,一个个彻底震惊了。初时还不敢相信,如今既然已经被康红认同了。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女子当真是一名流级剑士。

     当外边众人还准备听一听里边的谈话,却忽然发现里边寂静无声,一点儿声响都没有了。想要透过门缝往里边瞧,里边却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然而,在房屋当中,康红与旭阳真人的谈话却并未停止。

     整个房间仿佛被施展了某种功能结界,这结界仅仅让外人无法观察探听房间当中的内容而已。旭阳真人在这不知不觉的情形之下施展结界,其实力可想而知。

     “要如何救管郁!?”康红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的热切,不过这一丝热切被她完美地隐藏了起来,面无表情,语调平缓,仿佛内心当中并无半点波动,仿佛她根本不在乎管郁的生死。

     “既然在乎,又何必压抑住内心当中的真实情感?”旭阳真人微微一笑,康红的那细微的眼神竟然没有逃脱他的观察,这观察能力也是没谁了。

     “哼!”康红冷哼了一声,并不愿意承认自己对管郁的在乎。

     既然分手了,就不能再有那种在乎的感觉了,哪怕内心当中依旧在乎,可表面上也要装得毫不在乎才行。

     在这世间,有多少人都是表面装着不在乎对方而内心当中实际上是非常在乎呢?

     旭阳真人轻轻摇了摇头,旋即神情严肃地看着康红,问道:“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他身上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害!?”

     “你不必管他的身份,也不必管他因为什么变成如此!我只想知道如何救他!”康红说着,美眸上下打量这个老头,似乎隐隐觉得这个老头非同一般。

     “嘿!你不告诉老夫他的身世,老夫也不告诉你如何救他!”旭阳真人像是小孩子一样,耍起了小孩子脾气。

     这让得康红既恼火又无可奈何,只得将管郁身为凌剑阁少阁主而被阁内长老陷害,挑断了手筋脚筋的事情告诉了他,却并没有告诉管郁拥有蛇族神灵血脉的事实。

     可是,听了康红的陈述之后,旭阳真人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只告诉了我一部分,并没有如实地将所有的告诉我!你不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必忌讳告诉于老夫!虽然老夫只是一个过路的。一过路的!?啊哈哈哈哈!是啊,老夫只是一个过路的!人生总会有那么多过路的!这比喻真特么的好!哈哈哈!”

     康红翻了翻白眼,对这老头却是更加钦佩了,何等敏锐的感知能力,不仅仅是观察他人的能力,更有对他人内心情感的掌控。凭自己的直觉,这老头来历颇深,绝非常人。恐怕当真是哪个道观当中的得道真人。

     于是,康红将后续的经过以及当初看到管郁产生恐怖变化的情形都告诉了旭阳真人。

     旭阳真人张大了嘴巴,露出吃惊的表情:“啊呀呀!吓死老夫了!这小子这么叼!?”

     不过,旭阳真人旋即便是恢复正常面容,舔了舔他稍微干枯的嘴唇,从自己宽大的袖袍当中竟然取出一个酒葫芦,仰起脖子“咕噜咕噜”灌了几大口,喝完之后一抹嘴巴,将酒葫芦递给康红:“你我有缘,给你喝一口!!”

     “不必了!我不喝酒!”康红拒绝了,但是那酒香却让她感到莫名的沉醉,仿佛受到吸引,伸手竟去接。

     “哎!既然你不要,那我也不给了!”在康红即将接到酒葫芦的那一霎,旭阳真人将酒葫芦抽了回去。

     康红尴尬不已。

     随后,旭阳真人开口郑重地说道:“小美人儿!你和这小子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是普通关系,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救他下来吧?如果是情侣关系嘛!那么躺在这小子旁边的少女又是什么情况哩?不过作为情侣你和他的年龄差也是萌萌哒!”

     “能正常说话吗!?”康红面颊一红,略微有些怒意地说道。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实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虽然康红感受到这老者的不同凡响,但说一些有的没的实在是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