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八章,活着也许比死亡更为痛苦
    管郁痛苦极了,大声咆哮了好几嗓子之后,他的喉咙似乎都是被吼破裂了,声音变得沙哑。最后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是干张着自己的嘴巴。他哪里还顾得了自己的形象,眼泪水,鼻涕儿,口水都流出来了。

     刚刚从重伤之中苏醒过来,一点儿东西都没有吃的他,此时又遭受如此沉重的打击,自己心爱之人的死亡。谁也无法体会管郁此刻的心情,这究竟有多么痛苦啊,任何的语言和文字都无法形容。

     董燕儿站在房门之外,呆呆地看着,她捂着自己的嘴儿,看见管郁的模样她真担心他会承受不了疯掉或者再度晕死过去。

     而董燕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管郁,她甚至感到害怕极了,这种临近疯狂的状态,这种悲惨的情形让董燕儿感到心惊胆战。向才还活生生的人,向才还在这里翩翩起舞的一个多么好看的人儿,竟然就死了,永永远远的死掉了。再也不会说话了,再也不会跳舞了。

     死亡,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啊!

     当然,不谙世事的董燕儿又如何能够知道,这个世间有太多的人生不如死。活着也许比死亡更为痛苦!

     董燕儿呆呆地站着,身后天空之上的夕阳彻底沉没,天空的霞光也消失了,夜色来临,天空逐渐变得迷蒙。

     直到董燕儿的侍女小洁来叫她吃饭的时候,董燕儿才是恍然之间回过神来,怯生生地抬手,用着颤抖的手指着房间里边,那在烛火的摇曳之下一动不动的管郁,他的怀中抱着死去的吴婉倩。

     “啊!!他醒过来了!小姐,你怎么不告诉我们,你怎么不通知老道长啊!”小洁看到管郁坐在床上,并未意识到吴婉倩的死亡,因为吴婉倩安详地倒在管郁的怀中,微微阖着双眸,嘴角还挂着幸福甜蜜的微笑呢。

     小洁慌里慌张地跑去将管郁苏醒过来的事情告知旭阳真人的时候,旭阳真人正在满是佳肴的饭桌上大块朵颐呢。

     “啊!那小子醒了啊!我知道了!”旭阳真人显然不以为意,依旧没有停止下来手上的动作,还让得准备起身去查看管郁情况的董富也不用去,“别管他!那小子不会有事的,他不是普通人!”

     “哦!?不是普通人?难道……难道他也是一名剑士!?”董富露出惊喜的表情来,如果管郁当真是一名剑士,那他们家可是捡到宝了。他心中打着小算盘,管郁的情人吴婉倩肯定是活不了了,这他早就知道了。到时候吴婉倩一死,而自己又是管郁的救命恩人。再将自己的女儿董燕儿给许配给他,想必他不会拒绝吧。如此一来,自己家中岂不是有了一个剑士级别的女婿了。啧啧,那神气,出门都可以挺直腰板了。整个鱼香镇都要给我一个面子啊!嘿嘿,那感情好。

     旭阳真人嘴里含着一大块红烧肉,大口咀嚼着,开口说话时候,嘴角都是有着油水流淌出来,他听到董富的询问,缓缓地摇了摇头:“可不是剑士那么简单……”

     “不止是剑士吗?难道是剑豪!!天呐!这不可能吧!?他难道是剑豪!?这小小年纪的剑豪,实在是不可能,整个沧澜国都不可能……”董富一开始还以为旭阳真人所指管郁不是剑士那就是剑豪了,初时狂喜,不过仔细一想,便觉得不太对劲。

     “这小子是凌剑阁的少阁主啊!好像这凌剑阁挺出名的啊!?是不是!?啊哈哈哈!这鸡腿好吃,我明天还要吃!啊哈哈哈!”旭阳真人大笑起来,将前面一只烧鸡的一条大腿一下子扯了下来。

     董富嘴角抽了抽,“凌剑阁……少阁主!?他就是凌剑阁少阁主!?凌剑阁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如此模样?不会给我家招来什么祸害吧?”

     “咳咳!放心放心!那些人也没心思对这小子动手,至于给不给你们家带来麻烦,我就是不知道了!”旭阳真人吃着鸡腿,“咔嚓咔嚓”将那骨头都给啃了,这牙口好,简直就是铁齿铜牙。

     于是,董富也没有理会管郁。后来他才是知道吴婉倩已经死了,便让老仆人去订做棺材。

     管郁抱着吴婉倩一直不肯松开,就这样抱着一动不动抱了三天,他也不吃东西,也不说话,整个人都是木掉了,像是木头一样。眼泪水早就哭干了,眼巴巴地无神地盯着放在房间当中桌子之上的那一袭紫红色的长袍。

     “管……管郁……你不将吴婉倩松开,她的灵魂可没法顺利地进入地府了!”董燕儿也在管郁的房间之外守着观望了三天,她从没有想到管郁会是这样痴情的男人,当她知道管郁乃是凌剑阁少阁主的时候,她还以为这会是一个玩世不恭、满肚子花花心思的公子哥呢。可是从这些天他的表现来看,他分明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男儿。

     董燕儿有些感动,被管郁这样的人格魅力所吸引住了。身在这小小的乡镇当中,她哪里见识过管郁这样的男子呢。镇子里边的许多男生虽然也挺优秀的,但是都是一些渔夫,朴素得很,憨厚得很,呆头呆脑不会讨女孩子的欢心,而且也显得土气。哪有像管郁这样俊朗的外貌,哪有管郁这样出众的气质呢。

     虽然我的年纪比他大了两岁,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谁说女孩子一定要比男生小才行呢?只要,只要喜欢不就行了!董燕儿心中这样想,她的脸颊就红了,红扑扑的,像是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

     最后,管郁真的就将吴婉倩松开了,似乎是听从了董燕儿的话。他真的也怕自己这样不松手,让吴婉倩失去了轮回的机会,或者受到拖延的惩罚。既然她已经死了,就让她安息吧。

     随着吴婉倩的棺材一同带进管郁所在房间当中的还有一个木轮椅,轮椅是特意为管郁打造的。董富也听说了管郁的伤势,管郁的手筋脚筋被割裂了些微,所以一时之间还不能行动。但是迟早会恢复的,他不会变成一个残废的。

     出殡那天,天色阴沉,似乎老天也为这个可怜的女孩感到伤心。乌云飘荡整个天际,有着微微的细雨飘飘洒下。

     董燕儿推着轮椅车,小心地将管郁一路推至墓葬的地方。

     管郁默默地看着吴婉倩的棺材埋入土中,默默地看着将那碑文竖立。这一切他都很正常,可是,当一切都是做完之后。众人收拾准备返回的时候,管郁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挣扎着身子一歪,一下子就趴在了地上,然后挣扎着一点一点向着吴婉倩的坟头蹭过去。

     董燕儿想要搀扶他,却是被旭阳真人一声呵:“别管他!他这是给他心爱的人送别。没想到,这世间竟有如此至情至深之人!!”

     后来,雨越下越大了,董燕儿担忧管郁,撑着油纸伞想要去帮他挡雨。

     “别管他!!”忽然又是一声呵斥,旭阳真人拦住了董燕儿,“如此至情至深之人应当让他承受这一点风雨,淋雨之后他才会爽快,才会释然。这也是他送别心爱之人的一种方式,别辜负了他的这份心意。”

     “咕噜!!”董燕儿瞪大眼睛狠狠咽下一口唾沫,她扭头看向旭阳真人,倒不是因为旭阳真人每一次都发出这样一番感慨而感到钦佩,而是她惊异的发现旭阳真人的体外,竟然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将雨水格挡。

     旭阳真人没有撑伞,但是雨水都从他的身旁飘落,在他头顶上空便偏转了方向,仿佛那些雨水知道不能落在他的身上一样。

     “果然是高人啊!!”董富一声喊。

     周围帮忙的那些工人们也齐齐将目光投向旭阳真人,见到这一幕,无不啧啧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