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今晚就在我这里睡吧
    在管郁的眸子当中映出了一个漂亮女孩的面容,女孩的眼睛完成月牙模样,里边绽放着温柔的笑意,绝不是那种嘲笑他裤裆里塞毛巾的笑。

     后来管郁才知道,这个女孩叫蒋卉,与他同届,但是比他大上一岁。

     蒋卉挽着管郁的胳膊,用着好听的声音向他说道:“走吧,我去给你做一套衣裳!恰好我在练习呢!”

     一开始众人见到蒋卉挽着管郁胳膊的时候都感到万分诧异,她们可不会相信蒋卉这样的大美人和管郁有一腿。而管郁这少阁主的身份也实在是名存实亡,因为谁都知道以管郁这种吊儿郎当的个性和缓慢进展的实力,他是绝对不可能成为凌剑阁的阁主的。

     在阁主管冲的眼中,凌剑阁可是比儿子更为珍贵的东西。他会选贤任能,而不会将这传承千年的基业让自己的儿子给毁于一旦。

     虽然碍着管郁少阁主的面子,早些年的测试他皆是届首。可是,内阁当中已是放出风声,今年将不会再对管郁的成绩进行暗箱操作,而且主要以战力为准,战斗技巧为辅,进行实力等级的评判划分。

     所以说,通过种种的状态分析来判定,管郁这小子将来说不定会被赶出凌剑山,分配到凌剑阁的山下产业当中去,也就是说成为不被凌剑阁认可的人。

     凡是稍微胸怀大志的女弟子都不会傻得去和管郁套近乎,而在众人眼中,李安然之所以和管郁分手也并非是因为管郁裤裆中塞毛巾的缘故,而是李安然开始认清现实,开始选择真正有能力的人了。

     基于以上种种,也就不难看出众人对于蒋卉举动的诧异了。

     不过,当蒋卉说出要替管郁做衣裳练习之后,众人尽皆恍然大悟。虽然说,大部分女弟子做衣裳练习的时候皆是寻她们喜欢的男生,但是总有一些女弟子是不太能寻找到合适的人选的。找不到男伴的一般是那种颇为孤高冷傲的美丽女子,另外一种就是那种资质较差男方看不上的那种。这种女子一般会等到最后,必须完成课业时候寻上那些单身男。

     但是蒋卉并不属于这两种女生,她虽然长相美丽,但是心地善良,寻常寻找男伴时候也不会太过挑剔,但是并没有固定的选择,而是极为随机。蒋卉选上管郁,恐怕也是一是凑巧罢了,没有人往其他方面想。

     管郁只觉得蒋卉的声音似乎有种魔力,他竟然毫不犹豫的跟随着她离开了这里。

     他有些恍惚起来,他突然觉得挽着自己手臂的这个女子好美好美,美若天仙,为何以前从未见到这样的美人儿?

     原来,爱情会遮蔽人的双眼。情人眼里出西施,其她人都被忽略掉了,陷入爱情漩涡当中的男人,哪怕是放了一个仙女在自己的面前恐怕也会视而不见。

     夕阳滚下了山坡,天色彻底昏暗下来。凌剑阁上各处灯火明亮,青石板道路两旁也有路灯摇曳。

     沿途之上,被蒋卉挽着手臂的管郁引起了许多男子的注意,毕竟这样一个大美女走过,总是会令男人趋之若鹜。而当这些男人瞧见大美女手中挽着一个乞丐似的男生时候,一个个面上就会露出穷凶极恶的表情来,心里边想,为什么大美女会跟这样一个邋遢的男生在一起?如果那个男生是自己就好了。

     面对众多男子投来的歆羡目光,管郁感到颇为自豪,昂起了自己的头,骄傲的挺起了胸。然而鼻涕却是在他毫不察觉的情况下流了出来,亮晶晶的反射着夜间的灯火光芒,引发周围众人的窃笑,而他全然不知。

     可是,当管郁和蒋卉离开众人的视线,来到偏僻一些的地方时候,一股没落的感觉便是会像病毒一样萦绕管郁的心胸。

     失恋毕竟还是心痛,更何况是初恋。无论怎样强装镇定,假装笑颜,只要一旦脱离人群,那股伤痛的感觉便会恶魔般撕裂。

     如此沉默着,管郁同着蒋卉来到了她居住的地方。

     众多弟子当中,有钱的可以选择居住单独的别墅。没钱的只能打通铺。

     蒋卉所居住的显然是一处幽静的庭院,就依靠在山头,抬眼可以望见群山连绵的风景,在这夜间,那起伏的群山黑黝黝的都像匍匐的鬼一样。

     进入蒋卉那种满花草的庭院之后,站立在房屋门口,管郁“哇”的一下嚎啕大哭起来。

     蒋卉说:“不至于吧,不就是衣裳破了哭成这个样儿?还是个大男子汉呢!我可是说了要给你做一套衣裳呢!行啦,你能不能不要哭了?怎么像个女孩子呢?”

     管郁说:“我哪有那么肤浅,为了一套破衣裳哭成这样?我是哭我的爱情呀!”

     蒋卉闻言,“噗嗤”笑了,笑靥如花,随后她推门而入,一边准备着将房中的灯火引燃一边说道:“好啊,说来听听!”

     于是管郁告诉蒋卉,说他交了一个女朋友,小师妹李安然。李安然长得十分可爱美丽,家境富有,是一个大家闺秀。虽然家里有钱,但是却一点也不张狂,也没有住这种高档的别墅庭院,住的就是普通的通铺。她的学习修炼也十分刻苦,成绩优异,能够和她交往简直三生有幸……

     “那为什么分手了?”

     “因为我往裤裆里塞毛巾啊!!你是装不知道想嘲笑我吧!?”

     蒋卉一怔,奇怪的看着管郁,此时两人已是走入屋里,她示意管郁坐下来,问道:“你往裤裆里塞毛巾做什么?”

     “这……”管郁难以想象蒋卉竟然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难道要脱了裤子给她看,然后指着自己的那东西说“那玩意儿很小很小”她才能够明白吗?

     突然蒋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的脸微微泛红,然后美眸瞟了一下管郁的裆部,随后立即移开,咽了一口吐沫,说道:“你还没吃晚饭吧!我这就做给你吃,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我做出来的菜可是超级超级好吃啊!”

     随后,蒋卉走入厨房去了。

     管郁独自坐着,听着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响,心里边对蒋卉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贤惠!真贤惠啊!难得这么有钱这么好看的女生还这么贤惠!要是能娶她做老婆就好了!

     啊呸!才分手就想要另寻新欢了吗?管郁你小子冷静点,你这只不过是因为受到打击所以想要寻求安慰罢了,你并不是真的喜欢蒋卉!

     “啪”管郁想到这里,竟然提起手来打了自己一巴掌。

     刚刚端着香气喷喷的菜肴走出来的蒋卉吓了一跳,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管郁。

     “你可别自虐啊!”

     管郁抬起头,见到蒋卉围着围裙,她已是将外衣脱了,穿着紧身的衣裳,那浑圆的玉兔呼之欲出,让得管郁狠狠咽下一口唾沫。

     不一会儿,一张桌子上已满是菜肴。

     望着这么多色香味俱全的可口菜肴,管郁倒是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既然已经在这个大美人面前展现出自己最为狼狈脆弱的一面,脸上满是鼻涕眼泪,头发也乱糟糟的,那么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自己早已饿得不行了,立即便是狼吞虎咽起来。

     “好吃吗!?”蒋卉用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管郁问道。

     “好吃!呼……真好吃!我可从来没吃过这样好吃的菜呢!你还挺厉害的!”管郁满嘴的食物,说话时候含糊不清。

     蒋卉高兴不已,顿时笑了起来,她的笑容璀璨明亮,像是天幕当中的银月,瞬间让得整个屋子都是亮堂了起来。

     管郁抬起头,几乎看呆了。

     “今晚就在我这里睡吧!”蒋卉突然说道,让得管郁猝不及防,险些从桌子上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