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一定要做好避孕措施
    管郁听闻蒋卉竟然打算让他留宿,自然感到万分诧异。

     虽然对于男女同宿的事情,凌剑阁并没有特别的限制,这里还是比较开放的。况且男女相爱本就乃是天性,若是制止男女之间的喜爱之情,那简直就是压榨人性,是对灭绝人性的。

     有些修仙小说里边,那些人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修炼成仙必须要斩断情缘,不能有情愫羁绊。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正常的男欢女爱乃是人之常情,只有用宽阔的胸襟容纳这世间所有的情缘,只有用广阔的心胸接受一切自然赋予的情感,才能够真正成熟成长。一个真正的强者定然是能够包容一切感情的,不会放荡也不会压抑。

     当然,凌剑阁内允许恋爱,允许同宿,却不太能够接受二十岁以下便生出小孩。因为那时候两者之间的心智都尚未成熟,并不具备抚育幼童的能力。一旦发生这种事情定然会被遣返回家。来凌剑阁毕竟还是来修炼提升实力的,不是来谈情说爱生小孩的。

     所以,一定要做好避孕措施!凌剑阁内的避孕药向来卖得非常好!

     可是,男女同宿这种事情通常都是情侣关系才有,这不就相当于蒋卉在向管郁表白吗?蒋卉这样聪颖的女子,绝对不会不知道让管郁留宿意味着什么。

     难道她早已暗恋自己许久?难道早就芳心暗许?只不过趁着这个机会对自己展开攻势?

     管郁这样想着,再度狠狠咽下一口唾沫。此时他重新郑重的打量蒋卉,此刻蒋卉也眨巴着水灵的双眼看着他。

     两人四目相对,仿佛有电花闪烁,时间与空间在此刻都已经静止,周围的一切都逐渐模糊消失,茫茫宇宙只剩下他两人而已。

     “我做你的女朋友,你看觉得合适吗?!”

     蒋卉褪下自己围着的围裙,那绝美的令人喷鼻血的身材便是一览无余。挺拔的双峰,纤细的腰肢,婀娜的身姿。她特意转了一圈儿,让管郁能够全方位的观看自己。

     面对突然而来的艳遇,管郁却忽然沉默的低下了头。新的爱情并不能够治愈他的下身。李安然会因为他塞毛巾而离去,蒋卉说不定也会因为他那个太小而奔赴粗大。

     蒋卉看出管郁的心思,她说:“如果爱情是靠那个玩意儿维系,那么也不算是爱情了!如果一定要那个玩意儿大,为什么不用大木棍呢?我喜欢的你就是你而已,不是因为喜欢你的那个!哪怕你根本没有那根东西我也会喜欢你!哪怕你是一个女人我也会喜欢你!”

     管郁点了点头,拿起放于桌旁的餐巾,擦拭了嘴巴,他有些分不清这动听的表白究竟是虚幻还是现实。他知道,虽然这是他第一次与蒋卉接触,但是蒋卉肯定不会是第一次见他,说出这种话也并不是无中生有。

     “只是!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呢?”管郁问。

     “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蒋卉说。

     “不需要吗?”管郁皱了皱眉。

     “‘喜欢’不就是理由吗?”蒋卉嘴角一扬,带着俏皮的笑容浮现。

     于是管郁就没有话说了。

     爱情它来得太快就像是龙卷风。

     吃过晚饭之后,蒋卉收拾好一切,便替管郁量了尺寸,准备为他做一身衣裳。

     夜渐渐深了,外边月华如水,蛐蛐轻声啼鸣,微风“呼呼”吹动树叶“飒飒”的响。

     管郁洗过澡后坐在柔软的床榻之前,望着大开的窗牖,漫洒进来的月光像是霜一样。

     卧房的门虚掩着,一丝缝隙让得外边投进灯火的橘黄色光亮。蒋卉正在裁剪衣裳,剪刀与布匹发出“嚓嚓”声响。

     许久许久,管郁就这样坐着,听着这细微的声音,心里面涌动着奇怪的滋味。

     很晚的时候,蒋卉才将衣服做好,她走入了卧室,瞧见呆坐与床沿的管郁。

     蒋卉说,既然还没有睡,便试一试新衣裳。于是,蒋卉替管郁宽衣解带,毫不避讳。穿上一袭新衣的管郁顿时提升了自己的气质。

     原本以为是凌剑阁的弟子服侍,却没有想到是蒋卉自己设计的一套精美长袍。只不过在这红色的长袍之上绣着几朵雍容的牡丹,穿在身上看起来就像是即将结婚的新郎。

     管郁心情好上些微,便打趣的说道:“你这是给我做的婚礼服吗?”

     蒋卉“嘻嘻”一笑,说道:“我给你做了两套,一套么便是这个,另外一套是阁内的弟子服!一个月后阁内弟子等级测试,我要你穿这身衣裳去。将外边长袍脱了,里边的便是方便动作的宽松衣裳!”

     “我可舍不得穿这么好的衣裳去参加测试,若是弄坏了……”

     “弄坏了我再给你做便是了!这次测试已经传出消息来了,可不会因为你少阁主的身份对你特殊优待!”蒋卉说道。

     管郁撇撇嘴角:“什么时候给我特殊优待了?从小到大,我根本和你们没差别!甚至还不如你们呢!父亲零花钱都不给我!”

     蒋卉知道管郁还根本不知道他往些年的届首位置全是暗箱操作的缘故,如今这暗箱操作没有了,还不知道管郁会一落千丈还是万丈呢。要知道,这一届的高手可是众多。

     管郁的情敌曹志就不说了,剑阁三班的崔融,四班的陈巧玲,七班的徐豪、徐爽两兄妹。这些可都是新一届的届首之才,特别是这一次等级测试,取消了平时成绩以及削弱了文化课成绩,直接是让那些武学成绩突出实力高强的人有了优势。还不知道会冒出怎样厉害的高手出来呢。据蒋卉所知,有一些人平时表现平平,私下却是发奋图强,只是为了在这一次的测试当中一鸣惊人。

     当然,与这些人比较起来,管郁简直就是渣渣当中的渣渣,也不知道阁主管冲是怎么想的,似乎根本没有特意的指导管郁修炼。对于管郁的教育几乎不闻不问。

     以蒋卉敏锐的感知能力分析,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

     管郁根本不是阁主管冲的亲生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