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管郁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会在第二轮测试当中遇到曹志。他与曹志战斗过,所以他十分清楚曹志的实力。曹志的实力至少在李安然之上,但是为什么会没有通过第一轮测试呢?

     他喝了酒?他来参加比试竟然喝了酒?

     管郁诧异的看着面带微红的曹志,心里微微掀起波澜。借酒消愁么?恐怕也是因为李安然的离去所以遭受重大打击吧。不过就算如此,就算此刻的曹志醉醺醺模样,要打败自己也是不费吹灰之力,在场所有人都可以打败自己吧。

     管郁想着,慢慢的低下了头,自己就要输了,就要离开凌剑阁了吗?

     可是,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在评判长老宣布比试开始并让管郁站起来的时候,曹志忽然皱着眉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他看着管郁,开口笑道:“明知道李安然因为那个而和你分手,而我还自以为能够比你好,是我太过天真了,只不过垂涎她的美貌,也是我自己活该。你既然想要留下来,我便让你留下,从此以后再无相见的时候了,我也再无法面对她。再见,祝你好运!”

     曹志说完,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手。他投降了,他认输了,还未比试便认输了,哪怕对方是根本不需要他出手便可以战胜的管郁。

     凌剑阁的弟子测试,并没有任何的认输限制。若是你有那个能耐买通对手让对方投降,若是你有那个实力不战而屈人之兵,那么也算是你的本事。毕竟来到凌剑阁的人无不希望继续在凌剑阁当中深造,想要用金钱买通对手,那是绝不可能的。

     管郁赢了?他连站都站不起来便赢了?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一次,管郁的胜利众人看在眼中,他没有用任何的禁药,他没有依靠自己当阁主的爹的权利,没有任何的暗箱操作,他竟然能够从这上千人当中脱颖而出,竟然能够获得仅仅两百个的名额之一。只能说他运气也太好了一点。

     看台楼阁之上,那些长老都是一阵骚动,他们也没有想到事情的结局会是这样。一些恨不得管郁离开凌剑阁的长老面色瞬间阴沉无比。

     “哈!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有的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吧!”看台之上,那拥有着一头火红长发的女弟子康红露出灿烂笑容。

     叫做孙尧的男弟子面色也不太好看,他不知道康红说的“老牛吃嫩草”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管郁留下来就麻烦大了,这岂不是自己最为强劲的情敌?所以孙尧握紧了自己的拳头,骨骼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恨不得将管郁捏碎。

     刘嫣见得管郁获胜,长长舒出一口气,当下凝神,提醒了自己对手一句,然后快速突进向前,向右一闪避开对方的攻击,一掌将对手击打下擂台。

     “刘嫣!!胜!!”

     然而,当所有人皆是以为管郁已经胜利的时候,擂台之上的评判长老却是语气冰冷的说道:“你如果站不起来,也将被淘汰!多出来的名额将由长老评判于其他失败的人。毕竟你未曾战斗!”

     “什么?让管郁站起来?开什么玩笑?!”

     “这不是为难他吗?他现在还能站起来?光是爬到这里就快要不行了,瞧他身上的血迹,瞧他气喘吁吁的模样!”

     “这有什么办法?本来规定便是如此,战斗双方直到一方认输或者倒下不起,但是胜者必须能够站立才行,否则判定就要交给长老们!”

     “这种人就该下山离开凌剑阁,留在阁内做什么?从来不用心修炼的!”

     “你胡说什么呢?我看他现在也挺努力了,可能是以前不懂事!他从小生活在这里,怎么明白我们进入凌剑阁是有多么艰难?”

     现在留下来的众多弟子对管郁的印象也是有了改观,他们平时与管郁的接触也是极少,上课也不会一起,所以管郁给他们的印象都是那种浮夸而纨绔的子弟,经过这一次的弟子等级测试,却是让他们对管郁有了全新的认识。

     听了评判长老的话,管郁微微皱了皱眉头,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可是双脚发软,全身乏力。他本身受了极为严重的伤,如今又从天尚未亮时候一路爬行这么远的距离,早已精疲力竭,此刻让他站立起来,无疑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

     可是,胜利近在眼前,怎么能够放弃?他挣扎着,双腿打着颤,一点一点缓缓站立。

     “站起来!!站起来!!”

     “站起来啊!!”

     一开始,人们在心中低声的为管郁加油,渐渐的不知不觉的,这加油之声竟然变成嘴中的呢喃,而后声音渐渐扩大,最后竟是让得在场所有观看着管郁的人都为他打气。

     “站起来啊!!你难道要辜负你所受的苦难吗!?”

     “站起来啊!!你难道要荒废你如此的幸运吗!?”

     在众人的鼓励之中,管郁逐渐的站立起来,可是,眼瞧着即将站直身躯的时候,他双腿一软,重重的跪了下去。

     “啪!”的一声,双膝无比沉重的砸在地面之上,让得所有人的心都跟着狠狠一颤。

     全场寂静下来,无不瞪大了眼睛,紧张的看着管郁。他还能站起来吗?恐怕是不行了吧!

     人们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因为人们看到管郁双膝之上有着鲜血浸溢而出,逐渐弥漫扩散,在那擂台之上形成了一方小小的血泊。

     管郁的双手低垂着,他的脑袋低垂着,仿佛已经快要死亡,仿佛奄奄一息的老头。

     “管郁……”刘嫣见到管郁如此模样,一股心酸涌来,鼻腔莫名酸楚,眼泪早已哗啦啦流淌而下。

     这世间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事情吗?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伤痕累累,自己却毫无办法,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

     “喂!他怎么了!?他怎么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死了吗!?”

     “胡说八道什么?怎么可能这样就死掉呢?”

     “怎么没有可能?他本来就已经身负重伤,刚才挣扎着站起来,拼尽全力,说不定让体内的血管爆裂了!说不定大脑已经充血了!”

     一阵寂静之后,人们开始议论起来。

     擂台之上,那名评判长老也吓得有些懵,他虽然不想让管郁通过测试,不想让管郁继续留在凌剑阁上,却也没有想过把管郁给害死啊。如果管郁当真死了,这岂不是他做的孽吗?

     湛蓝的天际,大团大团的白云飘过,白云遮挡住太阳,投下一片阴影,白云飘荡而开,阳光再度照耀下来。

     管郁跪着的身体像是雕塑,在这光与影的变换之下。

     人们的议论声逐渐变小,现场再度安静。

     当人们逐渐接受管郁已经死亡这个事实的时候,擂台之上,那许久不曾动弹的管郁忽然抬起自己的右手,用力的撑住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