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对爱情的痴迷
    管郁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在阁内医师的照料之下躺了三天。

     医师告诉管郁,说他服下的丹药有极大的反噬作用,根本不是此时的他躯体能够承受。将丹药交给他的那个人实际上是在害他。

     但是管郁并没有因此而恨蒋卉,因为这丹药蒋卉并没有让他一定服下,真正服下丹药还是以他自己的意志。蒋卉当然知道丹药对管郁的反噬作用,她没有告诉他。管郁想,她一定是忘记了,或者她一定是相信自己的能力所以认为我不会服下这枚丹药吧。

     总之,管郁不仅不因此而对蒋卉产生任何的罅隙,反而深深的为蒋卉感到担忧。

     事情暴露了,自己的父亲管冲去调查此事,定然会牵连蒋卉。

     “你知道我这件事之后,父亲有什么举动吗?”管郁向医师问道。

     医师笑了笑,轻轻摇头,“这件事后,阁主便独自待在府中,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他连弟子测试也不管了!要说有什么事情的话,也就是将你用药的消息宣布了出去。”

     “那么我被取消资格了吧!”管郁咬着牙,死死的攥紧拳头,心有不甘,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届首位置就不说了,连剑士的资格都拿不到。

     “这个嘛……虽说你违规用了禁药,不过看你已经输了,并且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取不取消资格都无所谓了吧?”医师说。

     “那么……也就是说我并未被取消资格!?”管郁突然瞪大了眼睛,心中涌荡一股狂喜,嘴角扬起了笑意。

     “别傻了,以你现在的状况,别说参加比试了,就是站也站不起来!”医师摇了摇头,对于管郁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喜悦感到难以理解。

     然后,在医师“天呐,管郁这小子疯了”的惊叫声之中,管郁翻下了床,一点一点的朝着外面爬。

     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管冲来到了这里,当他看了管郁一眼之后,没有和管郁说话,只是命令众人“谁也不许帮他!”

     就这样,管郁一点一点的折腾着,天尚未亮,在橘黄的灯火之下,管郁一点一点向着测试的场地挪动。直到清晨熹微,直到天色由黑到灰再由灰到白。

     管郁的衣裳裤子摩擦着地面,破了,烂了,他不管不顾。他的手脚被地上的石子划破,鲜血淋漓,他依然一往无前。坚定的信念支撑着他,可他从来不是这样坚毅的人啊,为什么他会这样?他真的那样惧怕离开凌剑山吗?

     事实上,支撑这一切的都是爱情啊。因为与蒋卉的爱情。这份爱情短暂,仅仅一个月,但是却已将他改变。

     是的,在此之前,管郁确实不是一个勤奋的人,也从未努力过,也没有坚定的毅力。可是,在此之前,他却早已是一个痴情的人,是一个深情的愿意为爱情付出一切的人。再无能无为无济于事的人也有他的优点,而管郁这个吊儿郎当的少阁主,他的优点便是对爱情的痴迷。

     只是可惜,他的爱情火焰刚刚燃烧起来,还未品尝到深刻的滋味便就此破裂。他与李安然的初恋结束,幸好另外一段新的恋情立即开始,否则他定然无法承受这份痛楚。

     所以,如此深情的管郁怎么舍得离开凌剑山,怎么舍得与蒋卉分离?

     当管郁爬到测试场地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人们对这个少阁主开始有了同情,他的举动是如此惹人怜惜。从之前他与李安然的比试当中便可以看到他拼了命的努力想要留在这里,想要获得剑士的称号。虽然他后来使用了禁药,可是在此之前当他被李安然打得几乎要死掉的时候,他也不曾放弃,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服下禁药的吧。

     “少阁主!你这是做什么啊?你还来这里做什么啊!?”刘嫣的声音带着哭腔,也带着腻人的甜味,她见到不断在地上爬的管郁,心疼不已,眼泪水随即便是流淌而下,想要去搀扶他,却被阁内的一名护卫拦阻。

     “阁主有令,谁也不许帮他!”

     原本有心想要前来帮助管郁的人闻言立即退让而开,阁主的命令谁人胆敢违背!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阁主管冲却远远的躲在一棵大树的树干后边,静默的观望着这一切,他的手指惊悚的深深的插入了树干当中,几乎要将树干撕裂,一道道裂缝出现在树干之上。

     这棵挺拔高大的树肯定在想:“这特么真是日了狗了!”

     “他都这副模样了,还来这里干嘛啊?!”

     “他还要参加测试吗?他还能站起来吗!?”

     “这还用比吗?简直就是来送人头的!再好不过了!”

     “倒是挺可怜的,都成这样了还要来参加测试呢。他是不想离开凌剑阁吧!”

     “有什么办法呢?他又没办法靠他的爹!”

     “想想也挺惨的,在这拼爹的时代!”

     众人议论纷纷,注目着管郁一点一点的爬上抽签的地方。

     广场边上,远处的看台楼阁之中。众多的长老不禁向管郁投来无谓的眼神,这个时候当然没有人去拦阻他,何必拦阻他,反正结果都是一样,此刻去拦阻他反而让别人说三道四。

     “我倒是有些喜欢这小子了!没想到还挺有毅力的,挺有信念的!”楼阁之中,那名红发的高一届女弟子舔了舔自己红艳的嘴唇,猩红的舌头像是血一样,带出妖冶的笑意。

     “红师妹,这就被打动了啊?我可是整整追求你八年了,却也没见你喜欢我啊!?”旁边的男弟子,面上带着无奈之色,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嘿!孙尧师兄不要错怪了,我康红就喜欢老牛吃嫩草,可惜你不够嫩啊!哈哈哈!”康红拍了拍旁边男师兄的肩膀,像是哥们儿一样。

     孙尧嘴角抽了抽,颇为有些尴尬:“可惜你这嫩草很快就离开凌剑山了!”

     “谁知道呢!”康红耸了耸自己的肩膀,吐了吐舌头,显得魅惑极了。

     只见管郁抽签结束,刘嫣帮他拿着签号去寻对手的名字,当她看到对手的名字之后,却有些发蒙。

     “怎么会是他!?”刘嫣心里“咯噔”一下,不过是谁又有什么所谓呢?

     当管郁艰难的爬上擂台的时候,抬起头,见到那挺拔而熟悉的人影,心里面有那么一刻出现了些微的绝望,不过他依旧不肯放弃,高傲的抬起了自己的头,挣扎着半坐起来。

     没有想到自己第二轮测试的对手竟然会是曹志,会是自己曾经的情敌。虽然如今早已有了共同的命运,都被同一个女人拒绝。